宇泰》身兼母親與神職:天德聖教首席道監秦淑德道長的故事

與其他國軍將領不同,胡笑塵並不逐利,也放棄黨國劃歸給他的大片土地。秦淑德與其就住在高雄市新興區,過著普通且平凡的生活。

三、胡家人的母親與天德聖教的道監

隨著國民政府遷臺,許多中國大陸人士流亡臺灣島,其中也包含秦淑德在內。雖然在逃難過程中有過遭遇背叛的第一段婚姻,但在高雄市新興區也遇到她能寄託一輩子的人──胡笑塵,便開始生育子女,成了胡家的媳婦與孩子們的母親。就胡萬新道長記憶,秦淑德是位溫柔的母親,常在工作之餘陪伴著子女學習與遊戲,許多經歷都願意貢獻給丈夫與孩子。但她同時也是位嚴格的母親,對於子女們的家庭教育與道德規範十分嚴謹,可以說是位「慈祥中帶嚴厲」的母親。

民國49年(1960年),秦淑德體內不適,經醫生檢查為子宮癌末期。在身處絕望之際,在友人介紹下至高雄市新興區民享街7號的佛堂治病,巧合的是,該堂負責人即蕭昌明大宗師的嫡傳門徒──王笛卿夫子。根據秦淑德口述,當時王笛卿夫子為其施展精神療養後,身體不僅轉好,王笛卿夫子還告訴她在民國31年(1942年)與蕭昌明大宗師在西安的際遇,令其震驚且深信不已,不久後便皈信天德聖教,道號「大覺」,此後秦淑德便與丈夫經常地在民享街佛堂服務。王笛卿夫子也開始指導秦淑德,希望能培養她成為佛堂傳達神諭的「光生」。民國53年(1964年),王笛卿夫子北上籌備中國精神療養研究會(簡稱「中精」),可能長期不會回佛堂,故詢問道友們是否有意願留守佛堂執事。當時許多道友都沒有回應,唯有秦淑德表示,願意在師父北上期間留守民享街佛堂。王笛卿夫子對此點了頭,並將天德聖教與無形仙佛交流的「視光」技能傳授秦淑德,使其日後能代表王笛卿夫子傳達神諭。由於當時民享街佛堂沒有經費,在這1至2年的長期留守,秦淑德無怨無悔的繳納佛堂的租金、水電費。在王笛卿夫子回佛堂後,秦淑德將佛堂的開銷與道務工作會報給他。王笛卿夫子便笑著說:「好啊,別人得不『道』,妳得『道』了。」自此刻起,秦淑德便成為王笛卿夫子認定的繼承人之一,也成了其重要的門生。

民國56年(1967年)可說是秦淑德面臨人生轉折的一年,除了被奉派為天德聖教在高雄的「光生」外,丈夫胡笑塵因病故而歸空,使其需扛起宗教與家庭的重擔,心思完全地投入教務發展與牽掛著孩子們的成長。也於此時起,王笛卿夫子不斷地告知秦淑德必須得赴「古都」(即臺南)宏道,但秦淑德皆以教導兒女為由婉拒,雙方在長期一年的溝通下,最終秦淑德答應王笛卿夫子的指示,在民國59年(1970年)5月帶著兒女們搬到臺南市健康路,並在隔年與教徒吳碧霞、劉安民、李建秋、劉保臣伉儷一同成立中精臺南市支會。

然而,秦淑德認為健康路的屋舍狹小不適合開辦佛堂,故將丈夫的撫卹金購置裕農路房舍,將之設為佛堂正式闡道弘法,也作為臺南市支會據點,並於民國60年(1971)3月獲得政府核准立案。由於當時並無健保制度,許多臺灣人沒有足夠的錢能看醫生,都仰靠民俗療法或偏方。這也使推廣精神療養的天德聖教成為人們解除病苦的管道,再加上臺南市裕農路佛堂負責人秦淑德為臺南唯一承襲法傳的道長,故有許多病人在其協助下「手到病除」,奇蹟屢屢,這使得前來裕農路佛堂請求「治病」的信士人數大增,其中具感應者均求道皈依,這也使裕農路佛堂空間不夠。民國62年(1973年),秦淑德等搬到小東路,並將家厝設為臨時佛堂,此後並在道內信士的協助下購得小東路一塊空地(今臺南市東區東光路二段36巷27號),作為新佛堂的選用地。民國64年(1975妳)初,王笛卿夫子意識到自己將離開人世了,他感慨著天德聖教在臺灣還有很多東西還沒著手,先是民國61至62年(1972~1973),中精欲在新竹縣新豐鄉建立天德聖教佛堂,曾請示殿號為「凌雄寶殿」,但部分道友們不允,並引經言:「六千年重開天德堂。」故認為應以「天德堂」命名,而反對建立「凌雄寶殿」。而且他還掛念著王德溥道長(原中華民國內政部長)等人執意要另立總會,分裂組織的問題,時常感到悲痛。某日,秦淑德去探訪王笛卿夫子,並與師父說起德教弘揚狀況。頓時,王笛卿夫子淚眼婆娑,他向秦淑德說道:「大覺子啊,我有好多事情還沒完成啊,經典要整理起來啊,我還很希望把天上的凌雄寶殿在寶島臺灣上蓋起來啊。為師老矣,不就將回歸本覺,已經無法在人世長久了……。」秦淑德聽完師父的話也流起了淚,並向夫子承諾:「老師您不要難過了,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的,我也會和其他道友們在臺灣整理好經典,還會蓋起凌雄寶殿的,老師您不要擔心。」王笛卿夫子握著秦淑德的手,眼角泛淚地露出笑臉說著:「好的!好的!」遂後,王笛卿夫子歸真,秦淑德開始承接起天德聖教道務弘揚的責任。

民國71年(1982年),臺南市小東路新佛堂開工後,並以宮殿式三層樓建築設計之,民國72年(1983年)11月6日竣工時,秦淑德等人將臺南佛堂另登記作「財團法人臺灣省臺南市念字聖堂」,「鎮壇佛」即是「天德聖教的母親」──普賢菩薩。斯時佛堂除了是中精臺南支會外,作為法人登記的「念字聖堂」也成了臺南佛堂的正式稱謂。為了弘揚教道,秦淑德除了在各縣市協助信士們設置佛堂(如臺中、彰化、屏東、苗栗……等佛堂)與持續為信士做精神療養之外,她還在民國73年(1984年)3月主導創辦「覺明雜誌社」,透過發行刊物讓更多人知道天德聖教教義。同時,秦淑德也念在王笛卿夫子生前不斷希望將蕭昌明大宗師遺著與天德聖教經書做整理,故號召念字聖堂的道長與信士們整理蕭昌明大宗師遺留之經卷與王笛卿夫子之遺作,全體投入《德藏經》編纂工作。有關於此,時任覺明雜誌社社長的王宗銘在〈《德藏經》彙編緣起〉一文寫道:「雖吾教諸賢,已蒙其恩,惟社會大眾尚未沾其惠。乃囑咐余尊王公笛卿夫子,攜臺傳誦之經典,論著,綜厥本末,發義纘緒,敬謹分類,彙編惟系統之學,以充備典籍。」

王宗銘社長亦在〈天德教簡史〉中寫道:「德教(天德聖教)經典完備,……,最初多為散本,因經名數量太多常難記述,每遭人竊盜,據為己有,造事生端,……,再為外間流傳甚少,不知經屬何教,宵小之徒,徑予詮改,悔眾斂財,甚至引入迷途,誠為堪慮,民國七十三年,本教首席道監秦淑德長老,乃責成覺明雜誌社社長王宗銘居士,協同黃思苓副導師,主持經典整編工作。」

在念字聖堂全體人員的努力下,終於在民國75年(1986妳)中秋節時有系統地編纂出具經、律、論及行品等四類的《德藏經》。秦淑德立即指示念字聖堂信士們將整套《德藏經》寄送到島內各地公私立圖書館、各個宗教機構及天德聖教各道場,以表示留有緣之人典藏或弘揚聖教。

隨著臺灣解嚴,在教務問題上,秦淑德等人為了處理在民國64年(1975年)發生的總會分裂,而重啟與王德溥道長所屬之「天德聖教中華民國總會」之交流,並欲改組該總會與原先王笛卿夫子創立之中精總會,將兩會統合為國內唯一總會。但過程中十分艱辛,也遭到許多人毀謗與不解,但秦淑德不畏艱辛地將此扛起。最終在民國78年(1989年)受到「鎮壇佛」普賢菩薩指示:「趕緊向政府登記。」而使秦淑德連夜北上,向內政部登記正式宗教團體。時任內政部部長許水德指示:「宗教應當平等,豈能稱『聖』?」於是,在秦淑德等人的努力下,天德聖教以「中華民國天德教總會」的名義正式登記,獲得國家承認,而秦淑德也成為了天德聖教的「首席道監」。民國79年(1990年)時,秦道監率領中華民國天德教總會的成員代表們攜帶著《德藏經》親赴香港青山訪道,與蕭昌明大宗師的遺孀,即時任全世界天德聖教的主教昌慈聖師母(本名宋明華,天德聖教尊為「聖師母」,d. 2011)會見,不僅報告了天德聖教總會在臺灣設置的過程,還將《德藏經》贈予香港青山總堂。對此聖師母認證《德藏經》作為天德聖教最高經典,也間接促成秦道監與念字聖堂在天德聖教的歷史地位。每一年秦道監均不忘對恩師笛卿夫子之間的承諾,遂於民國81年(1992)接受彰化道友洪忠河捐贈在八卦山土地,並開始籌劃建立「凌雄寶殿」,歷經種種波折,終於在民國87年(1998年),開光落成,成為天德聖教在中華民國的總道壇。民國97年(2008年)初,年邁的秦道監因感染感冒而被送進署立臺南醫院,此時的她並無其他的言語告知陪在她身旁的兒孫,僅僅只是用眼神訴說著其掛念不下的宗教志業──「發揚天德聖教於世界」。遂後在同年1月12日歸真,享壽84歲。

作者為覺明雜誌社主編、成大歷史學系博士候選人

照片:在天德聖教佛堂引領信徒皈依的秦淑德道監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