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單親爸爸照顧父母及子女的辛苦幸福

王鳳奎》單親爸爸照顧父母及子女的辛苦幸福

【愛傳媒王鳳奎專欄】父母親都是台灣在貧困年代最殷實厚道的小百姓,兩人從事的都是社會最辛苦、最卑微的工作。

父親是清道夫,無論天寒地凍、颳風下雨與否,每天都一定要5點半出門,而母親除了照顧自己家庭外,為了協助家計,還要在有錢人家幫傭,照顧別人的家庭,也是經常早出晚歸。幾十年如一日,兩人卻從未抱怨,因為兩人除了共同的價值觀外,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把孩子教養成對社會有用的人。

父母為了孩子再辛苦也不叫苦,從他們兩人身上,可以看到台灣小百姓最尊貴的一面:勤奮與善良。他們知道只要心存善念,一心為家,任何辛苦都會是善有善報,只要自己盡心盡力把家人照顧好,一切老天都會有最好的安排。

人在順境時往往會對所有的發生認為理所當然,只有在逆境時才會去真正檢視及感恩自己所有的,認真思考自己的生命意義,重新設定自己的人生目標。

在2009年之前,我一直認為自己擁有最幸福美滿的人生,但2009年之後遭受一連串家庭及事業的挫折,不得不對自己的人生已走過的路程重新歸零。特別是2012年5月初母親因跌倒而中風,即使是所謂「小中風」,但母親因為肢體不便而無法從事家務,頓時「一人照顧全家人」變成「全家人照顧一人」,我也剛好在那時候辭去高薪的總經理職務而處於人生第一次求職狀態。考量到必須開始承擔起照顧父母及兩個子女的重責大任,決定放棄企業及國外的工作機會,專心尋求工作時間比較自由的大學教職。雖然擔任大學教授的薪資,只有我擔任企業主管的薪資不到1/4。

很多朋友都好奇地詢問我當初為什麼選擇文化大學推廣部專任,尤其當時還有兩所國立大學可以選擇。說穿了就是現實考量,文化大學推廣部提供了一個工作時間與待遇相對優厚的教職,讓我可以更有時間與精力照顧家人,所以至今我對當時禮遇延攬我的教育長與執行長心存感激。

現在回頭看當時所遇的挫折以及所做的選擇,反而感恩老天冥冥之中的特意安排。要不是這一連串的挫折,根本無法感受那份照顧家人的幸福,更無法體會到「家財萬貫不如家人相伴」的滿足。我發現所有辛苦若是為了家,是可以非常幸福快樂的。以往汲汲營營所追求事業上的名利,若不是以照顧家人為依歸,若不是以孩子未來的幸福為目標,即使事業有成或財富滿盈,辛苦追逐的名與利到最後都可能變成家庭的苦難。

名位與財富買不到真正的幸福,雖然我也同意「錢不是萬能,沒錢萬萬不能」。我常告訴我的學生及客戶「錢是非常好的僕人,卻是最糟糕的主人」,千萬不要為錢所役。有能力賺錢是本事,但凡事為錢,本事也容易出事,只要賺得心安理得,錢夠用就好,與親愛的家人在一起的幸福,不需要用大錢就可以擁有。我與父母都沒有大富大貴,但我們辛苦賺錢只為孩子,孩子過得幸福,我們當然幸福!

母親中風後,我開始承擔原先「祖兼母職」的工作,由於孩子每天都是7點出門上學,除非出差在外,無論前一晚是否有睡或睡多久,都必須6點起床,一為孩子準備早餐,二為叫醒孩子準備上學,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哥哥上大學,妹妹出國留學。

說實在話,為孩子準備早餐是很辛苦的母職,就像父親當年每天早上都必須5點出門上工,就是為了給孩子安定溫飽的家,這是父親對孩子愛的承諾,孩子每天看在眼裡、感受在心裡的那份信任,是親子關係最堅強的根基。只要孩子相信父母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孩子的幸福,孩子焉有不感恩父母的付出?孩子若是過得幸福,父母焉能不幸福?

除了「父兼母職」照顧孩子,因母親中風需要被照顧,而高齡父親也因老化需要被照顧,所以我也必須「子兼母職」,成了「夾心餅乾」家庭的單親爸爸,一方面要賺錢養家,一方面要照顧四個「孩子」,所以聘僱一個外傭來協助照顧父母的家居生活,尤其是父母的三餐。這樣的家庭模式,對我還是一樣辛苦,但有許多正面的意義,其中之一是以前我的父母只有週末才能見得到我及我的孩子,母親中風後,我們幾乎每天見面,因為我都會帶孩子到父母家一起晚餐。這是為什麼我的父母與孩子感情如此親密的主因。孩子看得到我的用心,也懂得對他們的祖父母保持感恩之心。

2013年2月底,我們一家5口搬進我們現在住的大樓,我與父母住在同棟不同樓的兩戶「好宅」,各自有生活空間卻可以互相照應,生活更舒適,感情更緊密,而一家人的幸福感更強烈,我更能體會「辛苦若為家是可以非常幸福」,這也是為什麼這幾年我對高薪企業主管的邀聘不為所動的原因。

(待續)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