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濟翔》忘年之交的「兩顆星」

蔣濟翔》忘年之交的「兩顆星」

【愛傳媒蔣濟翔專欄】這張戎裝粉彩像,是民國71年,我中校在陸總部服務時,服兵役的美工——簡正雄老師,為我繪的。簡老師小我十一歲,曾得過全省和全國双料美展油畫第一名。

他並非與我同一單位,但他的工作室恰在我辦公室隔壁。日久,因著對美術的共同喜好,我們卻成了忘年之交。他有著令人難忘的溫文談吐、羞澀笑容,和高貴的內涵。

那年,他繪我,期許我能努力達陣,所以繪像上的階級,兩顆梅花換成兩顆星——中將。我還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倆哈哈大笑,後來我送給他一本鹿橋的著名小說《未央歌》以為回謝。但這是個不祥之兆。

次年,我接令到宜蘭報到,從此斷了訊息。二十年後,我退休在家,想到簡老師,搜尋網路,他已成名,畫作有價。

且因難捨求學時喜好,轉而成為中國大陸極負盛名的空間設計大師,報載他返台及座談會訊息,我想去,可一想到畫作裡的那兩顆星星,羞於請見,就打消了念頭。

疫情在家,整理床下收納,再次看到這張畫作,我想起許多舊事,也想念起從前的我和他,略一搜尋,卻驚駭,他已於五年前,在大陸仙去,才五十七歲。

他成名不壽,揮灑未盡,殘山剩水的我,也永遠無法唱完,簡老師在我畫上所期許的,那首星星的未央歌。

周長官召見,說我很好,但期別太高,不能放少將了,去三軍總醫院多拿幾個錢吧(双餉兩年多)。

在院裡爽到最後幾個月,我卻當著兩位副院長面前,急性心肌梗塞,搶救回來。兒子剛才看完上文初稿說:你那時要是掛了星,二十年前就已是天上的星星了。感謝上帝。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