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phone》摩托車上的燒餅豆漿

Mediaphone》摩托車上的燒餅豆漿

【愛傳媒Mediaphone專欄】現在疫情嚴重,被分配到公司原單位上班的我,辦公室的周邊也只剩下這一間麵攤阿姨的餐點可以買,因為幾乎其他的店都沒開門營業了。

麵攤阿姨作的陽春麵跟滷味是我們公司同事都公認的好吃,價格又很便宜,六十元一個麵跟滷味的SET就可以吃飽,所以對於我這種小資上班族就是最好的選擇。

還好他一直有開門營業,不然我可能就只剩下一個一百多塊的漢堡王可以選擇了,那是離我最近的還有在開的店。

疫情爆發後,原本生意超級好的她店裡幾乎沒什麼客人去了,阿姨抱怨生意變得很差。

其實她也不缺錢,聽她說她靠這間麵店,買了一、兩棟房子在出租。我問她說為什麼不乾脆休息一陣子呢?她說如果不開店,你們這些年輕人想要吃沒得吃怎麼辦?

這期間客人也少,加上我又是喜歡閒聊的人,常常跟阿姨聊天。很神奇的是,她也有在用批踢踢。他說她的手機跟批踢踢什麼的一些「欸波」軟體都是她兒子教她用的。

所以我也給她看我寫的一些故事。她說那你有寫這種故事,那她也跟我講一個她兒子的故事好了。

那天我好像是這樣接她的話引子:阿姨,那怎麼最近都沒看到妳兒子來幫忙?

阿姨手邊沒停,很隨口地用台語回答說:他今年一月回去啊啦。

呃……突然發現自己好像開了一個不太好的頭,不過阿姨邊煮麵邊繼續講了下去,我也在麵攤前靜靜聽。

他小的時候,我和他阿爸就謀鬥陣了,可能是按呢沒人管他,脾氣變得很壞,小時候不愛去學校,去就是跟同學攏不好啊,三不五時都嘛在學校跟同學打架,我常常煮麵煮一半,接到老師打來的電話就要去學校。

就是按呢不愛讀冊,國中讀一讀好不容易畢業,啊乾脆就不念了,我很擔心他變成不肖囝仔去作壞。

那時我住的地方旁邊有一間宮廟,那邊的老師有帶一群囝仔,他跟那群囝仔平常就在一起,你兄我弟,感情不錯。

他有一天回來跟我說他要去老師的宮廟跳陣頭,老師也會帶他去工作學技術。我聽一聽隔天就帶他去見老師了解狀況。

那個老師以前應該是兄弟,看起來就是有那種兄弟架勢。他自己是開一間搬家清潔公司,幫別人搬家和清一些裝潢的垃圾這樣。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