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四十三

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四十三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小壯丁在娘胎時,我們就時常「合體」出國。直到他四歲與外婆、姨媽和姨丈全家人首次去北海道親子旅遊,他才擁有自己的護照與飛機座位。

第一次帶小朋友出國,行前張羅幼兒衣物、餐具、各式行李和常備良藥已經讓我忙到焦頭爛額,哪裡記得搭飛機有「兒童餐」的選項。更何況在我的經驗值裡,國籍航空飛行日本線,餐點都非常精緻好吃,於是我想著讓四歲孩子跟我享用相同的美食就好。

結果,當小壯丁在用餐時,看到鄰座的表哥、表妹都有「兒童餐」,他立刻羨慕起來,直說他也想要吃「兒童餐」。

坦白說我覺得飛機上的兒童餐並不營養,盡是肉醬義大利麵、炸雞薯條、馬鈴薯泥等高熱量高油脂的食物。但是看到小壯丁盯著別人餐盒時流露的渴望眼神,我只好安撫他回程一定改訂兒童餐。

沒想到,小壯丁這次體驗過兒童餐之後,就吃上癮了。他不但津津有味地享用他的專屬餐盒,咀吮得乾乾淨淨,而且只有一盒還不夠飽足。以後出國,連我這份飛機餐都得改訂兒童餐。

二○一五年夏天結束巴拉望的跳島之旅,因為小壯丁準備考高中,我們暫停親子旅遊。直到二○一八年的寒假,小壯丁念高一,才又結伴前往香港探訪好友Rebecca。

請注意其中的時間軸,轉眼兩年半的時間倏地就過去了,這段期間,小壯丁的身高也瞬間拉高將近二十公分。

而他永遠都會是我的小寶貝,小Baby,我心中最珍愛的那塊肉肉。而我自從看到小壯丁四歲時想要吃飛機兒童餐的眼神之後,我的基因似乎也被改造為「只要買小壯丁的飛機票就一定預訂兒童餐」的演化公式。

於是,二○一八年的小壯丁已成長為高大英挺的青少年,他不但會幫我搬行李還會提所有重物。我們母子倆歡歡喜喜搭上接車馳騁於前往桃園機場的高速公路,一路聊天狀似親密,直到在航空公司櫃台報到時,地勤人員檢查證件與登機資料之後,看著我們,制式地問了一聲:「吳先生這次有預訂一份兒童餐……」

我不假思索地微笑點頭,自覺這是為小壯丁貼心設想的德政一件,滿心歡喜。不料,小壯丁猛然轉頭看我:「兒童餐?」

是啊!兒童餐。

「這是誰要吃的?我不要吃。」站在我身邊,體型已經比我高出一個頭,我必須仰望才能與他眼神對焦的小壯丁問。

我看著他陌生的眼神,早已不復當年的愉悅與傾羨。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小壯丁,此刻似乎把「兒童餐」視為某種不堪的過往。老實說,那一刻我也有點嚇到了,曾經我們在飛機上共同享用兒童餐時是那麼的開心,如今歡樂兒童餐彷彿成為一顆燙手山芋在我們之間悶燒著青春期的情緒。

為了維護小壯丁的自尊心,我尷尬地看著地勤,苦笑著說:「不好意思,我訂錯名字了,兒童餐是我要吃的。」

上了飛機,空服員如囑送來「兒童餐」。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