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濟翔》追憶馬祖前縣長賴宗煙將軍

蔣濟翔》追憶馬祖前縣長賴宗煙將軍

【愛傳媒蔣濟翔專欄】

衙齋臥聽瀟瀟竹 疑是民間疾苦聲

些小吾曹州縣令 一枝一葉總關情

——追憶馬祖前縣長賴宗煙將軍

早餐後,瀏覽手機時,驚呼「唉呀」一聲,惹內人呵責:「什麼事,大呼小叫?」

臉書上,賴宗煙將軍的公子哀慟宣告:將軍已於睡眠中,歸返仙界。

我與賴將軍結緣於馬祖。民國74年,我步兵旅處長任期滿兩年之後,三調馬祖港口指揮部依舊中校處長,賴老是軍職外調的馬祖縣長,凡有高官蒞島,司令官以下南竿重要軍職,皆於福澳碼頭迎接。行列中我是唯一的中校,當然排在最後一個。而出乎意料之外的,唯一的便裝縣長竟在我之後,為迎接行列中最後一位,我惶惶急讓,他仍謙辭。這也看出,當年戰地,存在著以軍領政的霸氣。

我木柵舊宅旁住著一位前馬祖李姓司令官,我到馬祖服務,才知道他當年外號「馬祖王」。解散後,賴縣長得知我三任旅處長,勉我:持志養氣。

民國82年,我在聯勤總部擔任政戰部五處處長,副主任先是五期吳宗義將軍,後由九期賴先生接任,故人重逢,有著說不完的馬島舊事,如:蛇島沒有蛇、尼姑山沒有尼姑、勝利水庫沒有水。兩人常常仰天大笑。

一般說來,副主任和處長間位階差距仍大,賴先生卻常喚我去參商些事。

如:新任總政戰部杜金榮上將蒞部,賴先生負責簡報,就要我到他房間先聽一遍。

主任陳興國中將調陸總部龍潭大漢營區,賴師亦喚我去,桌上放著裝訂好了的陳先生事功及相片本,他在第一頁題:龍躍大漢。問下一句何字為宜:我隨口說:潭現春風。他即歡喜題上,還說:你不錯嘛。

賴師因公子腰傷,其兵役事宜,也是喚我去,聽聽我的看法。

我與賴師相處甚長一段時間,中間隨侍發生和共同處理過許多許多事宜。他軍旅退休前日,晉見長官,回來,到我辦公室,那時我任五處處長已近五年,確實是「久任一職」,他對我說:我見過總政戰部長官00,也提到你的事。我看,你還是早早自己另謀打算吧。雖說意謂著我已無望,但這為我發聲,求以更上層樓,對個性保守謙沖內斂的賴先生來說,已是非常難為和厚愛我了。

賴師拉得一手充滿了感情的動人二胡,興來我倆也常一拉一唱,或是他心懷恬逸,最常點唱的是鄭板橋的「道情」。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