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碧蓉》台籍日本兵賴興煬備受勞改之苦

劉碧蓉》台籍日本兵賴興煬備受勞改之苦

【愛傳媒劉碧蓉專欄】台籍日本兵賴興煬,從左營經上海、北京到了北朝鮮的平壤、元山,日本戰敗,仍隨戰俘被擄去西伯利亞勞改三年,事後日本政府對他沒任何補償、照顧,這段歷史傷痕該去向誰討公道?

1945年8月8日,日本投降前一周才對日本宣戰的蘇聯,迅速進軍中國東北、朝鮮半島北部,搶奪日本在滿洲的軍事設施。隨即將這些地區,包含滿洲國、滿鐵的相關人員、軍隊約64萬日本戰俘,羈押至西伯利亞,從事伐木、修建房舍及鐵路等奴役勞動。其中有賴興煬等九位無辜的台籍日本兵,也被送往西伯利亞,進行三年勞改,1948年11月底才返回台灣。

在元山聽到日皇投降廣播

賴興煬1925年生,新竹縣關西客家人。1938年公學校畢業,即被徵召為青年軍,受基本軍事操練,以備軍需。

1937年日本對華發動蘆溝橋事變、全面侵略中國,1941年12月更偷襲美軍基地珍珠港,之後再將戰線伸向菲律賓、馬來西亞。隨著戰線擴大,為填補對外擴張所需兵力,日本開始把台灣人送往前線,充當軍屬或軍伕。1942年1月,在台實施陸、海軍志願兵制度,以「志願兵」名義,開始徵兵,迫使台灣人投入作戰。

賴興煬是家裡十個孩子中的老四,1944年7月因經濟關係被迫當兵,因受過基礎教育,編入第三期海軍整備兵(只募集六期),在左營受訓6個月,1945年初隨日軍到上海從事雜役2個月,再搭火車,經北京、丹東、平壤,5月左右,與約五、六百名日軍,抵元山港附近的海軍軍港,主要負責飛機槍彈填充、拆卸及倉庫內彈藥處理。

8月15日下午約兩點,日皇「玉音放送」播出,三、四點被通知全數繳械投降。此時不少朝鮮兵逃亡返家,只有日本兵等待遣送回國。

走路搭船赴西伯利亞勞改

接著,這批戰俘帶著隨身家當,被蘇聯軍押往朝鮮的興南港。一路上頻遭搜身,值錢的東西都被蘇聯軍搶走;走不動、或孱弱跟不上隊伍者,則被蘇聯軍刺死,有的被踢到溝渠內不顧其死活。走了兩三天山路,僅以水和生米果腹,抵達興南港。原以為要送回日本,卻以凍港沒有船隻作為搪塞,將戰俘全數載往西伯利亞。他們先在海參崴外港停泊,再駛往納霍德卡港(Nakhodka),再走3天路抵達蘇城(Suchan),就在當地搭戰俘營,從事勞改工作。

勞改期間,賴興煬曾因胸部長膿瘡住院一個月,以及被鋸木廠的巨木壓傷、左腳脫臼等。由於醫療簡陋,僅能以簡單藥物治療,待傷略好後即要抱病伐木,沒工作就沒飯吃。那裡常遇暴風雪,還得穿著棉襖繼續工作,加上食物總供不應求,因此戰俘中餓死、病死的不在少數。

勞改依身體狀況採四種體位。甲種體位派做粗重工作;丙等者往農場栽種玉米、馬鈴薯等蔬菜,視為無法勞動的丁種體位就送回日本。賴興煬先後做了伐木劈材、挖煤載煤及修築鐵路路基等工作。與賴興煬編在同一組的台籍兵有唐中山、蕭冬。

戰俘營簡陋沒電,連洗澡都要到溪邊洗,每天領了早餐就得去工作,晚上回來才有飯吃。這裡完全不知外面情勢,只能依四季變化來推算日子。到了第三年,蘇聯軍要他們上共產主義課程,雖以日文講授,但大家總心不在焉,左耳進、右耳出。

害怕歧視不敢提西伯利亞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