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化身明月照關河

朱國珍》化身明月照關河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我曾經在課堂上引導學生發揮創意,讓他們嘗試寫一份簡單的企畫書。

「企劃書」不靠修辭也不需要賣弄文采,是直球對決的創意展演。曾經以越戰報導贏得普立茲獎的《紐約時報》記者大衛・哈伯斯坦寫過一篇文章的命題就是〈點子決定成敗〉,他認為:「要寫好紀實故事,你必須要能夠回答下面這個問題:這個故事想要講什麼?這點子,或者說概念是什麼?這對敘事性寫作而言是很關鍵的問題。我們所談的,就是讓一個想法從誕生一直走到成熟、結出果實的過程。

哈伯斯坦針對的是非虛構寫作,或紀實採訪。非虛構寫作(散文創作)也是我在任課大學教授的重點。這次我讓學生們試寫企劃書,主要是想觀察現在年輕人的創意;另一方面,我也希望他們提早面對現實,將來進入職場,尤其是藝文創作,單靠作品實在很難餬口飯吃。即使有了精采的作品,想讓別人(買家)看見,只有靠爭取補助或標案才有機會成為穩定飯碗。

於是我清楚標列企畫書的寫作指南,分別是:

標題:XXXX 計畫書。並依序發表高見:一、宗旨。二、目標。三、產品。四、市場定位。五、社會影響力。

我顧慮到如果要求現今大學生關心「社會影響力」,此舉恐怕造成他們「任重道遠」的壓力,因此也不要求完成第五點。甚至,我跟學生說:「你們不要寫超過五百字,堆砌太多文字沒有意義。有創意有想法的好點子,光看宗旨和產品就明白了。至於目標和市場定位,只是更進一步認識你們的企圖心有多大而已。」

為了讓學生能夠輕鬆自在的發揮想像力,我還拿出小壯丁十歲寫的企畫書作為範本。當時小壯丁接觸到3C產品後沉淪無法自拔,某次我下達嚴厲的禁制令之後,跟他說:「你如果能夠寫出一個說服我的企畫書,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

「什麼是企畫書?」十歲小孩完全無法理解。

我跟他稍作解釋之後,小壯丁交給我一份兒童版企畫書:

題目:我想看《監獄兔》

原因:同學說很好看,我也想看看。

時間:同學說蠻長的,但我看應該不會超過一小時吧!

預計成效:平緩不好的情緒,增加人間的樂趣。(人生的意義)

小壯丁交給我這張用鉛筆親手寫的「企畫書」之後,還特別補充一句:「押韻喔!」

我把標準降低到小學四年級的程度,只為樂觀期待學生的表現更上一層樓!而且我的課堂從來沒有「文以載道」的包袱,我鼓勵學生盡情發揮想像力,厭世、暗黑、猥瑣、疾病、鬼怪、靈魂或異次元,敢寫什麼我都敢看,而且還會提供客製化建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