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泓》追思一代大儒愛新覺羅毓鋆老師

徐泓》追思一代大儒愛新覺羅毓鋆老師

【愛傳媒徐泓專欄】愛新覺羅毓鋆老師逝世十周年了。猶記得2011年3月20日早上,正準備去見老師,聆聽老師的指示:如何回應北京清華大學副校長陳吉寧教授(今北京市市長)之邀,進行合作交流。不料,7點接到老師義子張景興睛天霹靂的電話:老師過世了。含著淚倉皇奔赴台大醫院去送老師最後一程。

受邀到清華園創設書院

兩個月前,1月26日陳吉寧率學校領導一行來拜見老師,邀請老師參加清華大學百周年校慶;因為老師曾奉王國維太老師命到清華國學院聽課,有這層特殊關係,可使校慶生輝。陳校長並且請求老師能在清華園創設書院,講授華夏學術,復興中華傳統文化。老師很興奮,命泓安排會面事宜,泓乃借任教的東吳大學歷史學系會議室,並安排會後參觀故宮博物院及晚宴。本來考慮老師已嵩齡106歲,會面後即先行回家,但那天老師精神特別好,會談後堅持與大家一同參觀故宮博物院的展覽,並參加晚宴。從下午2點出發至8點多晚宴結束,老師全程參與,為的是掌握機會,開展曾被摧殘近百年的華夏學術文化於神州大地。

曾在「滿洲國」暗中抗日

老師是前清禮親王後裔,天潢貴胄,生於光緒32年9月10日(1906年10月27日),譜名金成,御賜名毓鋆。經歷清帝退位、民國肇建、復辟、逼宮與盜陵之辱,「滿洲國」興亡,國民政府遷台等倉皇播遷之苦。老師以安民慰蒼為念,自13歲起即為「救亡圖強(或存),反帝除奸」而奮鬥,為護族人祖業,不得已身處日寇操控之「滿洲國」,暗中抗日,絕不作漢奸。

毓老師說:「人家把你當傀儡,你就把他當靠山,做你自已想做的事。」雖因此艱苦備嚐,卻做了不少保中華生民血脈的事。抗戰勝利後,審判漢奸,老師也因此獲判無罪。某次於暗中破壞日本軍事行動時,為日本軍警追捕,緊急時逃入不相識的劉柱林先生院內躲避,劉柱林見狀知道是抗日份子,不問緣由急忙脫下長袍及身分證助老師脫逃;老師終身感念救命恩德,以致在台灣以劉柱林為名,以示不忘救命恩人。

到台東投身教育事業

毓老師三十而立之年,任職國務院,掌軍政警務。代表「滿洲國」參與國際事務,1939年赴德簽署《物質援助協定》,見過希特勒、墨索里尼,體驗國際政治大場面。在新京陸官學校訓練軍官,訓練出韓國朴正熙總統、丁一權總理。在抗戰後期,乘日本走下坡之際,逐步把軍隊自立化;這枝訓練和裝備精良的部隊之後成為國共鬥爭勝負的主力之一。老師擅長軍事,曾率騎兵參加呼倫貝爾諾門罕之役,智取蘇俄軍,然腿受凍傷,影響終身。此役造成日軍戰敗,放棄北進,但維持滿蒙邊境和平。

老師雖叱吒風雲於一時,但說放下便放下。抗戰勝利後,「滿洲國」結束,老師即退出政壇,「不再涉入政治」,「龍德而(能)隱」,另闢新天地,師法孔夫子,投身教育事業,以申其復興華夏學術文化之志,為整個中國謀幸福,「長白又一村」也。

1947年來台,隨後即赴偏鄉台東興辦山地農校(省立台東農業職業學校),擔任教導主任,教出楊傳廣等。其間並走訪各地搜集歷史資料,主編《台東文獻》。為保留清代最後一任知州胡適父親胡傳(字鐵花)的歷史記憶,老師點校胡傳的《台東採訪修志冊》,改台東火車站前路為鐵花路,立胡鐵花紀念碑。為讓學生切身經驗熟悉民主政治,老師還領著農校學生協助辦理台東第一次民選縣長的選務。

先教外國人再收本國學生

1954年1月23日,韓戰反共義士來台的「自由日」,蔣介石卻在這天以「沒事少離開台北」,召老師回台北,幽禁於陽明山,日記也遭繳沒,「自由日」變成「不自由日」。脫離苦難後,受胡適之託,開始教外國學生讀古籍,先後教過魯道夫、魏斐德、簡慕善、席文、范力沛、吉德煒、班大為、孟旦、黃宗智、夏含夷、包弼德等著名美國學者和一些加拿大、英國、韓國、日本、越南學者如高麗大學朴元熇。1970年美國學者以魏斐德為首編印《無隱錄─劉毓鋆榮譽紀念論文集》(Nothing Concealed: Essays in Honor of Liu Yu-yun),為老師賀壽。老師生平素不滿近代洋人之霸權作風,為何還肯教外國學人?老師認為:洋人霸權作風是「文化背景始然」,「明乎此,莫急於傳華夏文化於人類,促其知仁之為道在於愛人。斯易世之不二法門也。」

老師為何不先收本國學生?可能因為1950年代初,局勢嚴峻,文網縝密,為避免政治壓力吧!直到1958年,老師才私下收少數幾個本國學生謝深仁、黃大炯等,1950年代以後才陸續有陳一川、阮芝生、孫鐵剛、徐泓等。當時老師尚未開班授課,只是個別指點,如賜書黃大炯:「學不可緩,亦不可急,緩則怠而無功,急則進銳而退速。」此期間,老師多與佛教界來往,參與紀念金身不壞的慈航法師創立慈航中學,參與星雲法師在宜蘭創建雷音寺。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