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秉涵》13歲逃難來台與狗在垃圾場爭食

高秉涵》13歲逃難來台與狗在垃圾場爭食

【愛傳媒高秉涵專欄】1947年,國共內戰正熾,我的故鄉─山東菏澤,國共相互殺戮尤為慘烈,父親時任鄉村小學的校長,受到波及被就地槍決。

年少逃難時曾遭國軍燙傷

1948年,我13歲時,母親怕我再遭共產黨殺害,遂淚送我到村外,讓我逃命江南,臨別再三叮嚀:「要跟著國軍走,軍帽上有個太陽的就是國軍,軍帽上有個星星的是共產黨的軍隊,千萬不要跟錯了…。」我含著殺父之仇,在既恨共產黨,又怕共產黨的心態下,一個13歲的孤兒,含淚逃向茫然無知的人生路。

1948年農曆8月6日,我從故鄉山東菏澤起跑,1949年5月間,我追隨著大撤退的國軍,爬越安徽馬金嶺,通過浙江楓嶺關,進入福建紮營後,由於解放軍的追擊,國軍的兵士在慌亂中,燙傷了我的雙腿,在既餓且累,又無醫療的情況下,雙腿腫得像冬瓜,因發炎而引起身體發燒,蒼蠅在我腿上築了巢,蛆蟲盤踞在我的雙腿上,且不停地蠕動著,再加上腳底板血泡的疼痛,顯已達寸步難行的地步,在這逃奔的路上,顯已走近了死亡,我又再度想到自殺,因為太痛苦了。

國軍快奔在前,共軍緊追在後,我像個跛足的老婦,已落在共軍之後,我只有跟隨著共軍走,才能找到國軍撤退的去向。

共軍曾對我伸出援手

記得在福建省一個名叫九牧村的附近,突然聽到我背後有人叫喊:「小朋友,你腿上爬滿了蛆蟲,雙腿腫得很嚴重,來來來,我來救救你吧!」

我回頭一看,是個頭戴紅星軍帽,身背紅十字包的共軍衛生人員,一定是個既可恨又可怕的共產黨。

我當時害怕得想馬上逃跑,不相信他會救我,但腳腿的疼痛,令我無力馬上逃離。見他打開紅十字包,取出兩個救急包,並拉著我到附近山壁,靠近正在流動的泉水處,先將我腿上的蛆蟲沖洗乾淨,敷了黃色藥水,雙腿各包紮一個厚厚的救急包之後,即匆匆趕路離去。

當時我在質疑,怎麼共產黨裡還有這樣的好人呢?

在完成包紮之後,我本想向他說聲謝謝,但我是在逃避共產黨追殺的路上,向共產黨徒說聲謝謝,在我心理上總覺怪怪的,難以啟齒。

經這次包紮醫療之後,嚴重的燙傷雖無法立即痊癒,但已減緩了傷口惡化,避免了蛆蟲誕生,也解除了寸步難行之苦,我已可以在逃亡的路上慢慢前進了。

國軍的戰士將我燙傷,共軍戰士幫我療傷,國共兩黨都是中國人,為什麼好好的日子不過,定要趕盡殺絕?,當時在我幼小的心靈裡,認為中國的大人們真是笨啊!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