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要這麼「男」,也太難了吧?

朱亞君》要這麼「男」,也太難了吧?

【愛傳媒朱亞君專欄】歷經神鬼交鋒之後,邀請大家一起來看沈信宏這段影片,他的真誠讓人動容。

著有散文集《雲端的丈夫》、短篇小說集《歡迎來我家》,《成為男人的方法》是他毫不留情的自我剖解。寫的是生在一個母親厭棄男人的家庭中,如何成為一個男人,又如何把這個標籤拿掉的過程。

「當男人是我一直以來非常困難的事。」

嗜酒的父親拋棄了他們,讓全家陷入永久的匱乏;好不容易這個傾圮的家有一點形貌,父親又出現了,緊緊咬住狂追猛討。

那個粗野的形象,是母親厭惡的,母親厭惡男人,又期望他成為男人。當他開始意識到性別的時候,家裡已經沒有男人了。

我們對男人性別氣質的期盼是勇敢、是堅定、是強悍,但他,在這個玫瑰瞳鈴眼般陰森的家庭裡,他萎縮成一個卑怯的小兵。就連談戀愛的時候,他的角色也是陰柔的一方,那個任性、愛生氣,不想承諾擔當的。

他曾經為自己找一百個原生家庭所致的藉口,但他說現在他就要追上父母離婚的那個年紀了,他開始理解父母;他遇到了妻子,妻子無條件地包容他的古怪與缺乏安全感:「妻子總是堅定的凝望著我各種古怪的變形。」

影片走到這句話上,我按下了暫停鍵,反覆聽了幾次。此時,應該是可以業配置入寶瓶做過的心理叢書6-8本,但是我沒想。

在成為丈夫、成為父親的過程中,信宏拯救了自己。嗨,誰說男人一定要怎麼樣?(女人,也有我這種正面剛的⋯⋯)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