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滌凡》留美瘋狂打工與第一次售貨冒險

馬滌凡》留美瘋狂打工與第一次售貨冒險

【愛傳媒馬滌凡旅美隨筆】年輕真好,現在回憶起那段讀書兼打工的日子,絕對不會比勞改高明到哪裡去。但是還是那句老話,年輕真好。

所有的課,都選在早上、中午以前。我趕到John Hancock保險公司的八樓Micro Film部門,開始我的影印及收集資料的工作。

5:00整,下班的鈴聲大作,所有的員工開始收皮包、搓口紅,準備搭電梯下樓,只有我,從來不搭電梯。

每次還沒等到冗長的鈴聲結束,我已一隻腳踩到辦公室的外面,開始咚咚咚咚的往樓下飛!

不消幾分鐘,已奔到一樓門口,只需大概7-8分鐘的路程吧,就可以抵達第二個打工的地方。

那是個日本鐵板燒的餐廳,小紅花Benihana。為了彰顯他們的餐廳與眾不同,客人們都得穿上西裝,如果有的人嫌熱、或者是沒穿,餐廳就會提供一件簡單、無尺碼、改良式的大和服,套在外面。

因為師父們表演時,均穿著此外套,經常把那些老外唬得一愣一愣的。穿上後都會捨不得脫,不時還會有客人到前枱來購買。

我每晩坐在門邊收銀兼管理衣帽間,餐廳打烊時間雖然是10點,但是基本上那時客人均已用餐完畢,而餐廳內的waitress她們都會很好心的幫忙我,請客人們把帳單先付了,以便我總結整理,因為我下一份工作11點開始。

從不吃晚餐的我,晚上10:30一到,故技重施,一隻腳又踏出大門,開始暗夜狂奔,飛到不遠處的希爾頓飯店,開始我每晚11點到兩點cocltail waitress的班!

無法把綠卡搞定,Jimmy也就每晚上班到兩點,然後開車過來接我。

還是那句老話,年輕真好!

再怎麼累,只要有2-3小時的休息,馬上體力就完全恢復了!

忽然想起,媽媽曾說,我生下來的時候,重達10磅半,比隔壁產房的小嬰兒,整整大了一倍。我常在想,之所以有這麼好、無敵女金剛的體力,可能也得好好的謝謝她吧。

在日本餐廳打工的時候,我收銀的位子,正對面就是酒吧。經理們常常跟上門的售貨員,坐在那裡聊天喝酒。

有一天下午,來了一個男的售貨員,跟經理二人面對面,坐在酒吧內談笑風生。他手中拿著一件我們燒菜師父穿的改良式日本和服。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