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懷念那個字體小,但看得到真相的年代!

黃文博》懷念那個字體小,但看得到真相的年代!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趁連假,再清理一次看完的書,打算把最後一批舊書送人或當廢紙回收。

我本來就不是偏好堆積書牆的人,始終認為既然書讀進了腦袋裡,再留著它們,意義不大,若還必須將它們排列在書櫃中展示,或堆在角落長書蟲,滿荒謬。

當友人來訪,疑惑怎麼不見書籍的蹤影?我的標準答案是「我看書,不藏書。」就像我不喜歡在景點拍照,主因我攝影技術差,其次我賞景,不留影。

這種習慣無關乎我念舊與否,而是不希望自己買書卻不看內容、只秀書背,以及拍了許多照片卻對風景毫無印象。

話說回頭,最後這批書有部分是學生時看的,有些出版社已然歇業。翻開內頁,除了舊書慣有的淡淡紙霉味道,與少數幾隻驚惶奔出的書蠹蟲。映入眼簾最驚訝的是它們的字級,小到用蠅頭小字形容不為過。

大概只有現在書本字級的一半大吧?而且行間狹,上下留的天地窄,由揀字師傅排選、鉛字印刷的品質當然遠不及當代。在一切需要撙節的時代,這是壓低出書成本的方法吧。

三四十年後重新展閱舊書,蠅頭小字對眼力的考驗真不是開玩笑的,看不了一頁就雙眼酸澀。回想當年,如何耗用青春無敵的眼力,一行行看完那些兩三百頁,甚至六七百頁的書?難怪戴了一輩子眼鏡。

雖然舊書的蠅頭小字傷眼,但我看過的每本書都內容紮實,獲益良多。畢竟,當年出書可是一件大事,小說必得百轉千迴,散文必得情深境重,新詩必得韻味十足,論著必得順理成章。

評價書的份量,以言之有物為唯一標準,字體固然超小,倒像壓縮了豐富知識到每個小字裡,讀書人邊看邊解壓縮,時不時的在有限的天地留白處寫下感言、評述、疑問。讀書-或許應該說讀舊時代的書,真過癮。

浸淫在作者用心經營的文字中,縱然無法企及「讀萬卷書如行萬里路」的境界,倒真的能夠感受「一頁書,一世師」如印度哲人泰戈爾所說:「世上的小小漂泊者,請在我的文字裡留下你們的足跡」他把每個字都當成進入世界的窗在經營。

像泰戈爾這樣負責任的作者,敬謹慎重的駕馭文字,不敢浪費讀書人的信任,那種作者與讀者相濡以沫的美好,在出版品如萬花筒般讓人目眩神迷的現代,如煽情照片的寫真集、一頁只寫兩行文字的筆記書、各不相干主題湊成的雜感書⋯⋯充斥書肆。不禁感嘆,製書技術躍進的21世紀,書的表象質感遠遠不及書的內涵份量啊。

對文字的輕薄,直接反映那人的人格。不但別奢望他敬謹慎重的駕馭文字而能言之有物,他根本輕篾撰寫目的,玩弄文字,連避重就輕都談不上,簡直就是裝瘋賣傻。

對,我指的正是9月17日堂堂行政院長在立法院的「3+11」決策過程專案報告!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