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醫師黑色幽默筆下的荒誕診間故事

朱亞君》醫師黑色幽默筆下的荒誕診間故事

【愛傳媒朱亞君專欄】看陳光超副院長寫的《有溫度的手術刀》,就像看Netflix的影集一般過癮。看他用帶著黑色幽默的筆調、誠懇敬業的醫者之心,寫下荒誕又諷刺的診間故事,也寫下自己如何在專攻頭頸手術20年之後,持續研發各種人工耳蝸的手術,領先全球,30年不變的行醫信仰。

是,是信仰。

每一次努力只為將傷口再縮短0.5公分;每一次開刀前,他都在腦袋裡預演數百遍,將各種可能的狀況都想到,並找出解決;如果多花兩個小時,能將病人所有的癌細胞拿乾淨,多活十年,他就一定貫徹到底,保證每個醫療步驟都確實做到。

距離第一次與副總編去拜訪陳光超副院長,已經快六年了吧,我還記得他爽朗的笑聲。這樣漫漫的時光,感謝天,感謝雙方都沒有放棄,迎來了這本顛覆你對頂尖外科醫師形象、最熱情最赤誠、能自娛也能自嘲的醫療故事。

9月27日上市,就登上博客來即時榜前幾名,首批進量已銷售一空。請大家多多支持仁心仁術的好醫師!

陳光超醫師說:「病人不是故意來找碴的,是這個問題困擾他太久了。他只是想要得到一個令他安心的治療跟診斷而已。」醫術,沒有完美,只有更完美;病人,沒有找碴的,只有痛苦的。

路倒的四期下咽癌病人,大家都叫我不要救,因他對太太和女兒加暴。我醫治他,並阻止他的暴力——〈救人的濫醫師〉

為完成患者參加女兒畢業典禮的遺願,我幫食道癌末期的她動手術,卻被院長指控開不必要的刀,違反醫學倫理——〈飛舞的火鍋蝴蝶〉

第三期舌癌患者要告我,因為我幫他開刀花6小時。患者拿病歷給另一個名醫看,名醫說只要3小時,病歷上還寫「黑白弗」(台語)——〈我被告了〉

堅信自己罹癌的病人,執意照電腦斷層掃描、核磁共振……還咳出一口痰,痰就落在我左眼上——〈痰,謊言,咽喉炎〉

陳醫師以黑色喜劇的獨特視角,帶我們一窺他30年來既醉心,又癡心的外科醫療場域:往往非到情節的最後一刻、文章的最後一字,你不會知曉自己會笑,還是會哭,且幾處猶如懸疑小說般的結局大反轉,就像回馬槍,深深擊中我們社會所潛藏的醫病不信任與糾紛、醫療恐嚇與暴力、健保體制矛盾等種種困境,以及醫療有時盡的複雜與糾葛。

醫療有時盡,但無盡的是醫師的傾聽與柔軟,因此本書未曾掩飾的,還有他誠實坦率、失敗自嘲的真性情。你因此深深理解,醫師既堅強卻也脆弱,既專業卻也時而盈滿眼淚,如同你我。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