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我的生日曾是國定假日

朱國珍》我的生日曾是國定假日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今年的生日就在中秋節隔周,節慶感特別濃厚。其實,我出生那天曾經是國定假日,同學都很羨慕我享有偉人的殊榮,只有我不喜歡生日這天放假。

我羨慕那些生日當天還要上學的人,他們可以面對面接受許多祝福。我寧願生日這天在學校與同學一起度過,因為在家很孤單。

數十年後,我生日這天突然被改為只紀念不放假。我的「生日不放假」願望實現了,但是,我早已經不是學生,也沒有職場同事能夠當面捎來祝福。

「慶生」這件事何時開始成為嘉年華?我沒有考證過,我猜自己小時候渴望吃蛋糕吹蠟燭的念頭應該是從電視上學來的。五十四年前,蛋糕是奢侈品,離開中正區就不容易買到。我父親在家人生日這天會煮長壽麵,清清爽爽地添歲。

我個人對節慶儀式這種事情不太在意。也許是從小成長環境沒有大家族那種人丁興旺的繁榮,加上父親那一代的流離失所,節慶總會輕易觸動到某種敏感的情愫,這種惆悵只有過來人才懂,要不然王維也不會寫出:「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的千古名句。

但是我對父母親、孩子的生日是牢牢記住的。兩千年前的《詩經》就寫道:「哀哀父母,生我劬勞」,甚至以「欲報之德。昊天罔極」來形容子女對父母養育之恩應有的態度。二十世紀出生的我,僅能記住雙親生日,薄盡孝道,也實在不足掛齒。

小壯丁出生後,我很認真給他過生日。這心情有點像是儲蓄概念裡的零存整付,只是我們的存款不是數字,而是愛與責任。

年年慶生,是藉著熱鬧的唱歌、吃蛋糕和吹蠟燭的動作,明確告訴小壯丁,他又長一歲。同時我將這種歡愉持續到他二十歲成年,作為儲蓄到期日。因為,這天之後,將展開另一個全新的里程碑。

二十歲成年禮!早在半年前,我就開始詢問小壯丁想怎麼慶祝。

「要不要去吃高級牛排?現在訂位應該可以訂得到。」我問。

「不要!」小壯丁搖搖頭:「我們在家吃就好,就吃妳平常燒的那些菜。」

「我平常燒菜水準不太穩定,萬一又做出上次那種海陸牛肉湯的噁心料理,不就毀了你的二十歲生日。」海陸牛肉湯創意料理,是這個暑假我對小壯丁最抱歉的家常菜。

「沒關係,我們簡單吃就好。」小壯丁說這話時,正和我圍坐餐桌共進晚餐:「就像現在這樣,我們在家吃就好。我哪裡都不想去,我只想在家裡吃。」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