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文蔚》到天上繼續編卡片嗎?懷念陳柔縉

須文蔚》到天上繼續編卡片嗎?懷念陳柔縉

【愛傳媒須文蔚專欄】2015年的春天,我負責邀請陳柔縉老師,為創作所同學演講。

陳柔縉不愛演講,怎麼寫信她都不肯來東華,後來我說:「我們師生先用兩週時間讀您的書,然後您來和我們聊天兩小時,談怎麼準備寫作,這樣可好?」

她大概一時不知如何擺脫這群寫作班老師和學生的糾纏,竟然答應了,還很謹慎定了一個很長的演講題目:「不愛寫作,卻非寫不可——雜讀+個人資料庫+時間=自然熟成」

我看了以後心裡哈哈大笑,其實應當是「不愛演講」,才是!

2015年4月7日傍晚,她翩翩而來,談她從當記者開始,怎樣製作卡片,記錄資料,甚至蒐集訃聞,把台灣政治的地方派系搞清楚,慢慢把《總統的親戚》、《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宮前町九十番地》、《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台灣幸福百事》與《舊日時光》等書的先因後果說清楚。我們都聽得如癡如醉,問題也一大堆,根本不放她走。

演講結束,我飛車送她到花蓮車站,結果晚了四分鐘到,害她得搭下一班火車,我愧疚萬分,傳了簡訊道歉。當晚收到陳老師的來信:

須老師

遲歸也是有好處

全家人都在問要不要去車站接

我說不用不用

結果到了車站

兩個孩子還是來了

和大孩子並肩走在深夜的大街上

好幸福喔

讓您當司機

已經很惶恐

萬分感謝了

現在為了這完美的晚四分鐘

一定要再加一萬分的感謝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