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滌凡》永遠無法抹滅的唐人街記憶

馬滌凡》永遠無法抹滅的唐人街記憶

【愛傳媒馬滌凡旅美隨筆】當然,在唐人街的那幾個月所留下的回憶,絶對不止房東先生兄妹。好多其他難忘的事,也都發生在那裡!

記得有一次,月初,剛剛停好車子,在停車場碰到房東先生,追過來跟我要房租。「

跟我一起到辦公室去拿吧。」一過馬路,我很自然的說到,就一個勁兒的,開始往我們那棟沒有「乘客電梯」的六樓爬。不一會兒,就開始聴到後面不斷傳來氣喘如牛的聲音。

「上帝、老天爺、耶穌、我的上帝,...前面這個女孩,真的發瘋了,我真的需要準備好一個藍子接她的baby ....」

大概是天天爬的關係,我習慣性的動作…還真是蠻快的,當時只是一心一意的想,趕快爬上去,替他把支票開好。渾然不覺得,當時的我,其實已經有八個月的身孕了。難怪他會緊張到要追著幫我「找藍子」了!

剛創業沒多久,那時的公司,只有我一個人。Jimmy在Monsanto

化學公司做他的經理,我週日就拿著本黃頁,到處打電話,約時間給老板們看樣品,或在辨公室登記一些應收未收款之類的。

每到週末,就開著一個小Van,帶著當時公司唯一的送貨工人,真的是金髮藍眼的一個小帥哥,Joe,去不同的餐館送貨。

每家餐廳的廚房,都堆得亂七八糟,有的連路都不好走。

每到一處,我都會先進去跟大師傅溝通,再去餐廳的儲藏室稍微的「視察」一下,然後才請Joe幫人家稍微整理整理。

像米呀、糖呀、麵粉這些100磅重的東西,就他幫忙師傅們直接倒進桶內。

不是我說,當時這無心的一招,真還蠻厲害的,好幾位老闆們,事後都不忘記打電話來,誇我們公司的服務太好了!

隨著預產期愈來愈接近,我也就愈來愈煩惱了。常問自己:生Baby的時候怎麼辦呢?

這麼一個「校長兼打鐘」的小公司,「夯不啷」就這麼小貓二隻,一隻生Baby去了,另一隻該做什麼事?餐廳在那邊也搞不清楚,急死人了,怎麼辦呢?

皇天不負苦心人,有一天終於想出一個好辦法。從那天起,我開始每天給肚子裏的寶寶「機會教育」。真的。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