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我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太誇張」

朱亞君》「我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太誇張」

【愛傳媒朱亞君專欄】「抱歉抱歉,小人物故事寫多了以後,我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太誇張⋯⋯」陳函謙總這樣說。在一個故事與一個故事之間,她常打斷自己的話語,開始懷疑起自己來。懷疑自己的尺度,懷疑對荒誕的標準。

52歲的盲眼按摩師長得帥氣,他27歲因為車禍失明,自卑閉關了五年才去學了按摩。有一次他去女客人家按摩,按著按著,客人把自己脫光,跳起來抱著他。這情境在他職業生涯中不下30次了,他都拒絕了。不是甚麼道德,只是怕被仙人跳而已。

還有一次去汽車旅館幫一對情侶按摩,電視機裡傳來的是A片呻吟,他手下的兩具肉體也在呻吟。客人沒喊停,他也不好停。

短短的故事有兩個層次,前者是反正你看不見,跟你上床也沒關係;至於後者是沒把你當人看。

明華園歌仔戲團裡有個演員名叫潘金蓮,13歲被爸爸3000元賣到劇團,17歲嫁給團長的兒子。丈夫倒也風流,沒幾年搞個小三,那是戲團裡演小生的,潘金蓮很生氣,但想想這女孩跟自己感情很好,何必計較;幾年後又有了小四,戲班彈電子琴的,年紀比自己兒子還小,潘金蓮又想生氣,但發現時他們都已經生小孩了......如今三女共事一夫,沒事還能串串門子。

潘金蓮說,以前人家笑他爸沒讀書,才給她取這壞女人的名字。演了武松打虎之後,她多羨慕故事裡的潘金蓮,她敢爭取自己要的,而自己⋯⋯

公務員M先生,19歲那年幫朋友接待一個從台北南下玩耍的大姐,酒後發生了關係,幾年後才知道當舞女已十年的姐那夜幫他生了個兒子。姐喝醉了就來宿舍找他,又哭又吐,後來乾脆搬到一塊。

不過姐的開銷大,家裡又欠債,時不時姐會消失,說是要見「朋友」,朋友一給就是一百萬。30年過去,生了三個兒子,M先生的配偶欄始終是空白的,直到姐癌末過世前一個月,兩個人才辦了結婚登記。

姐歡天喜地的說謝謝。M先生說該說謝謝的是我啊,是妳教會了我人生。

「我現在已經不知道甚麼叫誇張了,那個住在市場裡破爛房間、捐出千萬存款的榮民伯伯,在我採訪結束時,羞赧地問:我可不可以收妳當乾女兒⋯⋯」函謙說。這些萍水相逢的人,在她面前展現了傷疤,又把溫暖給了她。

常常看人評小說獎,用「這個不可能發生」來評論小說,讀了陳函謙的《我不是自己的》之後,我只想日後啊,我該把書寄給那些評論者。

你該感謝,你多幸運。那是詹宏志在推薦序裡說的:如果你不曾看見某些光怪陸離的行為,那是因為我們還沒真正見過極端邊緣的人生。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