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李應元一路走來,長影不墜

5月9日以李應元的名義,相聚在音樂裏,而且,在國家音樂廳特別留下一個空位,向大家摯愛的朋友—李應元,致上最大的敬意。

李應元,是台灣的關鍵人物。在這美麗的島嶼上,享有華人世界唯一的真民主體制,是很多像應元那樣有情有義的勇者,一起打拼的結果。從在北卡創辦發行台灣學生報,到曼谷的讀書會,有太多的故事被人傳頌、被人回味。

衝破黑名單,翻牆回故鄉,遊走全台灣。揶揄威權政府,喚醒百合世代,終結刑法一百;迎戰台北市長,手牽手護台灣,奠基民主輪替。二任行政院秘書長,四任立法委員;歷任勞委會主委、環保署長,副使美國華府,南任駐泰代表。

李應元樂在挑戰,順位排序是別人的罩門,卻永遠不會阻擋他的勇於承擔。因為一顆浪漫而寬廣的心,無可救藥的燦爛與樂觀,他即便與命運交手,瀟灑一如平常。是歸鄉的遊子,回到安適的家園,平靜地,休息了。當大家閉目聆聽,李應元在音樂裡,他的故事在歌聲中傳唱,叮嚀在詞曲間呢喃。

映由無我,千里星火,應元一路走來,長影不墜。我們在對你的思念中,看到自己的身影,和你在音符間交錯、會心一笑。「映火-向李應元先生致敬」的音樂會,曲目的安排,良苦用心,精彩無比,都是李應元生前愛聽的曲子。

上半場以國際經典為主,包括聖桑(Saint-Saens, 1835-1921)《白鳥》、馬斯奈(Massenet;1842-1912)《泰依思》冥想曲 、薩拉沙泰(Sarasate,1844-1908)《流浪者之歌,作品20 》,以及蕭泰然( 《望春風》以及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1840-1893)《A小調鋼琴三重奏 》紀念一位偉大的藝術家第一樂章 「悲歌」 。

知名音樂家廖皎含、小提琴家凃鳳玹與大提琴家簡荿玄,各個黑禮服裝扮,展現出色琴藝,以音樂經典向老友致敬道別。

聖桑的《白鳥》與柴可夫斯基的《A小調鋼琴三重奏 》,都是對音樂界至交驟逝的道別。聖桑在於1886年完成著名的《動物狂歡節》及《第三交響曲》,並以此獻給當年逝世的好友李斯特(Liszt Ferencz,1811-1886)。

柴科夫斯基《a小調鋼琴三重奏,作品50「一位偉大藝術家之回憶」》,對象正是莫斯科音樂院首位院長,即鋼琴泰斗魯賓斯坦(Rubinstein,1835-1881)。該曲在1882年在魯賓斯坦逝世周年追悼音樂會上首演,溢滿悲痛莊重的情緒,成為柴可夫斯基室內樂作品中,最著名的一首。

全曲演奏時間長達50分鐘,宛若「史詩格局」的室內樂作品,今天的音樂會,截取第一樂章,約20分鐘。

柴可夫斯基充分展現他優美旋律的特長,多愁善感的特質、緬懷故人的氣氛,力透紙背。第一樂章是悲歌小品(Pezzo Elegiaco),甚中板─正確的快板(Moderato assai - Allegro Giusto),奏鳴曲式。在鋼琴簡短的一小節序奏後,大提琴奏出旋律極度優美的第一主題,之後並由小提琴承接延續這股淡淡的哀愁,之後逐漸展開呈式部。

鋼琴、小提琴、大提琴充分交織,音樂時而激昂,時而哀傷。淡淡哀傷的優美,轉成陰鬱的送葬曲風格,再再展現悼念好友的複雜心情,令人感動。

《流浪者之歌》,是西班牙小提琴鬼才薩拉沙泰,於1878年完成的一首管弦樂隊伴奏小提琴曲,薩拉沙泰旅行到匈牙利的布達佩斯時,親聆該地吉卜賽人的幾首歌曲,就採用那些旋律,寫作了這首舉世聞名小提琴曲。曲中屢次出現急速上下行的裝飾句,就是模仿匈牙利吉卜賽人揚琴的聲音,優美而哀愁。

最後是把一切煩惱都拋在腦後,狂舞著速度急快的舞蹈,炫技中產生絢燦奪目的效果,最後在華麗中結束樂曲。李應元在生命中的精壯時期,嘎然而止,《流浪者之歌》最能展現那份玉石俱焚之前的爭戰與放下,讓人不寒而慄。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