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李應元一路走來,長影不墜

已逝的旅美作曲家蕭泰然(1938-2015),也曾是台灣戒嚴時期黑名單的一員,一生為弘揚台灣精神,創作無數。重新譜寫《望春風》,把台灣經典歌謠,帶入音樂廳演奏,通俗動聽,也是海外遊子對家鄉的一份寄情。

該場音樂會,挑選了蕭泰然《出外人》、《上美的花》、《嘸通嫌台灣》《永遠的故鄉》,還有改編曲《父親的祈禱文》,都帶著濃厚的懷鄉與傳奇的心情。

牙周病醫學博士陳維斌,則以以《燭光》與《濁水溪溪水濁》向台灣土地致敬。陳維斌比蕭泰然小15歲,旅居日本30多年,不忍台灣歌謠的斷層,脫下白袍,返鄉創作。

陳維斌以《燭光》呈現台灣人在苦難中,透過蠋火微光的打拼,心繫天光的到來,胼手胝足中,迎接否極泰來的重新,令人振奮。

陳維斌的《濁水溪溪水濁》更是經典,由於李應元是雲林人,雲林有條著名的濁水溪,孕育了農業大縣的草地文明。

用台語來寫詞,更能傳達鄉愁,陳維斌用母親之河濁水溪,來映寫抒發台灣人客居他鄉的心情,2009年發表,並贈予雲林縣政府,獲「雲林樂章」封號。

母親之河濁水溪的溫柔與韌性,是遊子對家鄉土地的濃厚情愫與鄉愁。該曲曲風優美、詞意振奮人心,富含強烈的台灣風情味。

陳維斌創作的《濁水溪溪水濁》,彷彿讓大家陪同李應元,神遊雲林老家,再次巡視緬懷那菜圃連天、稻浪翻風的熟悉家園。聽眾在音樂會中,咀嚼著台灣農村土地的愛,更遙想著李應元為家鄉雲林打拼的斑斑血跡與淚痕。

下半場一開始,新井滿的《化作千風》,這是一首鼓勵大家走出創傷,找回失去至愛的希望《千風之歌》是首膾炙人口的名曲,該曲最能表達親人驟別的傷痛,撕心裂肺之餘,如何重新站立起來,刻骨銘心。

根據資料,早在1932年,一名美國女子為同居友人過世的母親而寫;一名英國青年在戰爭中犧牲,臨終前寫下該詩句,轉交給他的雙親,經過媒體報導之後,引人熱淚。

該首詩,本身並沒有名字,一般人就以其第一句「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來命名。

曲子意涵深遠,撫慰了許多傷痛,2001年美國911攻擊事件後,一名美國女孩在追悼儀式中,也唸出該首詩,來表達對亡者的追思,又有一說,此詩詩名為「A THOUSAND WINDS 」,詩的原作者已經不可考(Author Unknown),據說是描述一對印第安戀人的故事,烏帕希和蕾伊拉曾經因為被白人迫害而離散,雖然後來終於結合了,但是蕾伊拉卻在生下女兒後身亡,烏帕希因此非常傷心。

9日晚演出的版本,是由日本作家新井滿譜曲,李敏勇譯成台語版。新井滿曾獲日本芥川賞,才華橫溢,但去年12月間,他以75歲之齡病逝。此時此刻,聆聽該曲,令人動容,尤其李敏勇的文字功力高強,語詞非常吻合李應元生前熱情、樂觀而體貼的個性,就在大家頓失至愛的哀痛中,不要難過,大家要勇敢走出悲情。然而,哲人其萎,點滴在心頭。

由蕭泰然譜曲《父親的祈禱文》,取自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1964)為子祈禱文,透過黃文贊譯寫成台語,彷彿是李應元壯志未酬,留給他的子女,以及台灣的年輕輩,一份誠心的叮嚀,溫馨感人。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