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在沒有文盲的台灣,獨獨缺「呆子」

藺奕》在沒有文盲的台灣,獨獨缺「呆子」

【愛傳媒藺奕專欄】在沒有文盲的台灣,甚麼人才都不缺,獨獨缺呆子。

維基百科裡,說「呆子」就是孫悟空旁邊的豬八戒,教育部重編國語字典修訂本裡,說呆子就是傻子,並舉《醒世恆言》裡的段子,意指痴想者也是呆子。

於是當奕成以英文介紹Sedai Zone,我聽成「誰呆弄」,誰呆誰弄,這年頭當個呆子可真是一塊寶。

我自覺對奕成的人格特質有比較全面的認識,是在十四年前的今天。我們兩對夫妻倒在北藝大的青草坡上,漫無目的又有點線索地聊了整整一個下午,彼時我還沒做電影,他也還沒進入大稻埕,對於未來都有夢想、也有徬徨。

那時我們都不過三十來歲,彼此在性格和想法很不一樣,他很斯文、慢條斯理,我很急躁,見人眉頭一皺就起疑的想報警;他有學者那種濃厚古典的雅儒,衣著總是白襯衫西裝褲,我隨時隨地就只想穿條游泳褲往水裡衝。

想做的事情也不同,這一點既不能證實、也不能證偽,特别好,誰也無法真的說服誰。但隱隱之中有雷同,我們都希望傳遞火把,做一場民間的啟蒙運動,只有公雞可以通過尖叫開啟新的一天實在太不公平了。

向晚的時分我們才剛要離開,就聽聞四川發生汶川大地震,我內心知道這將是不同凡響的一天。

對於往後歷史的推撞,只認識到朦朧的细節,直到這一年,戰事和疫情突然的跳躍,我們都默契地發現,彼此手中握著還是當年同一把劍。

我知道有相當比例的年輕人,看到中年人並不富有,有失業、有創新創業失敗、還有失婚,對最新元宇宙、NFT和虛擬貨幣這些缺乏知識,就想當然地認為大叔大嬸們一定是不夠聰明,至少,不如他們聰明。

這些人都不知道未來就要更動盪了。等你們到了同樣歲數,你若是能達到我們目前的高度,我敬你是條好漢。

這一晚,奕成將這些年獻身大稻埕街區計畫的經驗,從系統性的再設計思考提出新的延伸,並鼓勵大家來做世代人(Sedai Jiing)。我又聽成「是呆人」。

「怎麼樣都算我一份!」我輕拍他的肩膀,又想起十四年前那個午後和那些日子,夏天穿過熱浪裡的風,我們在北藝大一起游泳;秋天能雙手插兜聊天,冬天吃火鍋,沽酒圍爐坐,借問美好時代安怎去,然後大笑,眼鏡片全是白的。

莫忘初衷,謹記這一天。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