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所謂的「正義」往往像扒手那麼隨機

藺奕》所謂的「正義」往往像扒手那麼隨機

【愛傳媒藺奕專欄】最近過得很契訶夫,因為他寫:「我絕不食言,我只懶到五月份。」

我彷彿自家療養院裡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頭子。三餐吃家裡,吃完午飯開始打盹,看疫情變化、看俄烏戰事西方和親俄媒體多重宇宙的進展偶爾碎唸,每天八小時以上睡眠,維持至少兩天游一次一千六百米。

社區有不少住戶進行居隔,有孩子的整天玩手機,鄰居說空軍塔台拿雷達掃共機都没你掃得勤,心裡驕傲的想,這孩子可真是國軍的好苗子。

待在家的狀態是會有退行到童年的錯覺。就像老公把妳摁倒在床上,從褲檔裡掏出那個,興奮地大叫:「大的來了! 」他說的是Iphone 14 pro max。

BA4和BA5最近正在非洲大陸進行決賽輪,你真不知道下一波受邀來台灣的,又是哪一支國際勁旅。

亞速鋼鐵廠守軍多數選擇投降的版本,從來就沒有出現在西方媒體和台媒暝嘴的預測裡,但親俄的媒體早就預言;他們顯示俄軍成功渡過北頓涅次河,島內新聞卻大肆報導俄軍任務失敗被炸成墳場,這他媽的多重宇宙真是讓我快樂缺氧!

於是使用俄羅斯搜尋引擎Yandex,來比對西方媒體資訊成為五月全新的樂趣,很難得有這樣的時間靜下心來理解這麼艱澀的語言,輸入我的名字居然還查到廉頗真是好有意思。

然後發現快速辨認烏克蘭文和俄文的撇步,是先看有沒有i 。(俄文的i 在1918年已經廢棄)

最近烏媒轉述德國《鏡報》(Der Tagesspiegel)繪聲繪影(後來英國衛報也引用),稱慕尼黑劇院内部知情人士確認了芭蕾舞演員igor zelensky是普京女兒的「伴侣」,兩人還育有一女,有俄媒稱這是KGB特工洩露的。

我用Yandex搜他名字的新聞,顯示「沒有找到適合你的搜尋新聞」了。共產國家的搜尋引擎有個慣例,當一個知名人物憑空消失在網路,外面的傳聞大概率就核實了。

澤倫斯基和普丁同名都叫佛拉迪米爾已經夠邪門了,現在澤倫斯基真是普京女婿?他們的小孩是要取名普丁還是拜登?

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在達拉斯的演講痛批普丁,結果引起全場哄堂大笑,因為他說普丁一個人決定對「伊拉克」發動完全没有道理的野蠻入侵。

咦,這不是你老人家自己幹的好事?你是腦霧哦!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