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太魯閣千年之約

左化鵬》太魯閣千年之約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又來到太魯閣燕子口,天陰未雨,看不到「小雨燕」在空中飛掠覓食的身影,只看見我的好友們,腳步輕快的走進這幅山水國畫裡。

大峽谷壯闊的地質景觀,舉世聞名。這裡以前曾留下我和內人的足跡,只是早已被淹沒在旅客雜沓的腳步中。這回還是頭一遭要戴上安全帽,才能進入斷崖步道,我看別人戴上這勞什子的玩意兒,感覺怪模怪樣,十分突兀,我自己也感到渾身不自在。

前幾年,大峽谷湧進了世界各地來的遊客,為了爭搶拍照景點,他們情急之下大聲咆哮。據說,山鳴谷應造成了風化的岩石崩落,不得已,園區只好規定一定要戴上安全帽,以策安全,只是脫帽時太麻煩。

回程時,我見到一老人家,不小心將安全帽連帶假髮,一起丟入回收袋,原形畢露,露出了光禿禿的腦袋。

上天眷顧,賜給寶島台灣這個風光無限的大峽谷,鬼斧神工的險峻懸崖峭壁,讓人們驚呼連連,一個山洞穿過又一個山洞,一步一景,我們用腳走讀,沿著山崖的壺穴,一路尋找印地安酋長岩。

沿溪拍照時,我們格外的小心翼翼,據說,大峽谷的立霧溪河床,是全球最大的養雞場,有來自世界各國的雞種,包括蘋果機、三星機、索尼機⋯當然最多的還是大陸的小米機、歐寶機、華為機⋯。

來到了慈母橋,我想到一則感人的故事:據說,當年有一名原住民的年輕人,加入了榮民的隊伍,也參與了開闢橫貫公路工程,他每天翻山越嶺來到了工地,一到中午,體恤他辛苦的母親,就懷中揣著熱騰騰的熟食,給兒子果腹。

有一天,狂風暴雨,溪水暴漲,他被遄急的洪流沖走,成了波臣。他的母親不死心,每天仍揣著熟食坐在立霧溪畔,淚眼汪汪,日夜盼望著兒子的英魂歸來。後來,負責工程的蔣經國獲悉此事,就在失事的地點,興建了一座紅色的鐵橋,命名「慈母橋」,以紀念這位偉大的母親。

興建橫貫公路,有説不完的血淚故事。當人們飽覽此處的水色山光時,有誰還記得當年榮民開闢山路的辛酸,我們每一步腳印,都踩在榮民伯伯流下的汗水上,這是一條犧牲了不知多少人命,才換來的一條公路。

我每次來到這裡,大峽谷總是向我展現不同的風貌。亙古以來,立霧溪晝夜不停的侵蝕切割太魯閣鬆軟的岩層,讓峽谷的地形日積月累產生了變化,他還在繼續成長中吧!千年一瞬間,大峽谷請等等我,我和內人千年後,將再來探望你。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