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82歲了,她說我還在跑馬,我沒時間老去!

蔡詩萍》82歲了,她說我還在跑馬,我沒時間老去!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我盯著這新聞照片,蠻久的。82歲的法國老太太,在24小時內,連續跑完125公里。哇,太厲害了。

換成是你,花甲美魔男的你,老蔡,你有辦法嗎?嗯,現在應該可以,但問題問的是,等你82歲時,你,可以嗎?

八十以後,雖然在平均餘命已經達到八十以上的今天,活到八十以後,並不是什麼難以想像的事,而根本已是現實的一部分。但八十以後,能不能行動自如?八十以後,能不能不要躺在病床上?八十以後,能不能依照自己的意志,而又有體能,可以走自己的路,跑自己的馬拉松呢?

這應該才是我看著這新聞,心中很激勵的問題。如果以一場全馬42公里,很後段班的六小時為基準的話,那麼,維持這均速,24小時理論上,可以完成168公里。

但這純然只是理論上,因為,你的體能隨著24小時的消耗,只會逐漸滑落,均速會慢慢下降,所以,能跑出125公里,的確不簡單,何況,還是一位82歲的老人家呢!

她要忍受著膝關節退化,她要忍受著身體老年的病痛,她要忍受著人到這年紀可能的孤獨與寂寞,於是,跑道上,一天24小時的持續的跑,不僅僅是一種肉體的挑戰,更加是一種精神,意志的考驗。

為什麼而跑呢,都82歲了,為什麼不含飴弄孫,為什麼不坐著泡老人茶,為什麼不散散步就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繼續活著,繼續活下去的哲學,但選擇一種嚴酷考驗自己肉體,甚至折磨自己身軀的馬拉松,絕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若非,我們總感覺體內有著遙遙的召喚,召喚著我們已不年輕的身軀裡,那顆「曾經年輕」而「此刻仍年輕」的不服的靈魂,我們幹嘛要出門去折磨自己呢?

我們可以有很多種方式老去的。但我絕不會選擇那種,「哎呦都老了,還幹嘛逞強呢」於是便頹坐電視機前,任由一個節目換一個節目的時光消逝。

在時光消失之前,我會像那位82歲法國老婦人,在收藏櫃裡,翻開一塊又一塊的獎牌,每塊獎牌紀錄著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我去了哪一場馬拉松,那時,有誰跟我一塊跑,有誰跟我一塊完賽了,完賽後我們拍了合照,吃了頓飯,然後,歲月悠悠,那麼多年過去了,有些跑馬的朋友先從人生畢業了,但我還是繼續的跑,速度不快了,但完賽的雀躍依舊,我跑我存在,我跑那些曾經一塊跑的朋友似乎又都從歲月的角落裡鑽出來,跟著我一塊向前了,他們喊著「加油好朋友,不要放棄」。

我希望我會在我82歲時,在清晨醒來,洗把臉,穿上短衫短褲,套上跑鞋,戴上運動帽,太陽眼鏡,關上門,走出家門,往跑場一步步走去,那將是一個晴朗的早晨,我會慢慢加熱體溫,我感覺我的關節在彈跳,我的身體在韻律,我的一顆跑者的靈魂在雀躍。

82歲了,來日多少不知道,能再跑多久不知道,但我至少沒有停在82歲的關卡上,我要出門跑一天24小時的長程馬拉松了。

如果我有那麼一天在82歲的清晨出門跑馬,我會記得我在2022年6月20日,讀過的那個新聞畫面裡,82歲法國老婦人的馬拉松故事。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