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彤》《神隱少女》隱藏的弦外之音

張若彤》《神隱少女》隱藏的弦外之音

【愛傳媒張若彤專欄】《神隱少女》中隱藏著弦外之音,千尋一家人走進的,並不是異世界,而就是我們現在所身處的現實世界。

從大街上的「自由市場」,到父母輩拿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而變成豬,到下一代的小孩被迫從事低階勞動,整個故事的主軸其實就是我們非常熟悉的「世代剝奪」,而更抽象地去看,這就是要控訴上一個世代整個世代都錯了,而這也為想要出來大破大立的人,提供了正當性。

那《神隱少女》是一個年輕人血尿控訴世代不公義的故事囉?也不是的,千尋從頭到尾都很清楚,她的目的不是仇恨誰、說誰錯,而是要帶著他們一起離開這個地方。

這個故事美也是美在這裡,它走出了另一種敘事、告訴了我們另一種可能性。

要離開這場惡夢,必須通過湯婆婆設下的一個十分惡趣味的關卡:孩子必須要在群豬中正確的指認自己的父母是那一頭。

這是古往今來所有出來大破大立的人,所設下的「規矩」:你得告訴大家誰是豬。

這就是說,要孩子鬥爭自己的父母、要孩子真心認為整件事「就是這些豬的錯」。而千尋最終給出的答案居然是:「這裡面沒有我的父母。」

這是一個詭計,只是千尋始終沒有上當。說到底,整件事裡面,其實並沒有任何人是豬。其實不只是豬,人也不是青蛙、不是蛞蝓、不是蜘蛛、不是煤球,甚至不是高高在上的龍。

人會變形的根本原因,在於兩件真正值得我們哀傷的事情:忘了自己本來的樣子、忘了別人本來的樣子。劇中用很詩意的象徵手法來表達這一點:忘了自己的名字、奪走別人的名字。

「奪走姓名的行為,其實不在於奪取姓名本身,而是在於對他人全面性的宰制。」宮崎駿在他的短篇集這麼解釋道。

將宮老的說明加以推廣,所有諸如此類的事物,包括公司的職稱、軍隊的階級、監獄的編號,甚至是空心菜、馬英狗這種東西,都是同一種邏輯下的產物,目的是使人產生永久性的形變。這就是魔法的真相、這就是體制的真相、這就是政治的真相。

千尋的覺醒,不是覺醒在自己洞悉了真相之後也開始玩起了奪取姓名這種魔法。千尋的覺醒是在於,她時時刻刻都記住自己與他人真正的樣子。透過一種沒有仇恨、清澈的眼光,千尋一眼就可以認出變形的白龍,但湯婆婆就認不出自己的兒子。

變形來、變形去,最終只是造就了一個大家重要的東西都被調包了的體制。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