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台灣隊打線「三大突兀」 新竹棒球場「輕小說」之三

藺奕》台灣隊打線「三大突兀」 新竹棒球場「輕小說」之三

【愛傳媒藺奕專欄】當長鏡頭甩回投手丘一拉近,電視機前面的觀眾發現總教頭已經沒收了球。小林治肩又把球搶回自己的手套,一直說我可以,我剛好懂中文,教練你聽,他們喊不要換不要換啊,全場觀眾都是站在我這邊的。

總教頭慎宰通扶著自己肥碩的腰彎下身,看起來他的腎更痛了。

畢竟小林治肩有巨大靠山,又忠誠,賽前台灣球迷吃泡菜,他連忙去城隍廟吃了一碗米粉配鴨肉許的炒鴨血,回家路上還猛啃大溪豆干,直說桃猿Lamigo找我當總教頭不知道已經幾連霸了。

小林治肩這個草包一直以為,對上台灣這支社會人代表隊,南韓的打線直接就讓台灣崩潰,他自認新竹市立棒球場就是新竹的靖國神社,他的名字和台灣人的恥辱在這裡將被永遠記住!

他就是抱著舒舒服服躺在浴缸等著洗殘廢澡的大好心情躍上投手丘的。

沒想到台灣隊開路先鋒第一棒黃剝基第一球就掃出車布邊、是一支Leadoff Double,直到現在一個出局數都沒抓到就直接被打爆,原本幻想被阿姨伺候洗殘廢澡,現在被打成殘廢只有自己在洗澡,他之前還信誓旦旦昭告天下,如果日本南韓都不選我,老子直接去美國挑戰大聯盟。

小林治肩把隨隊翻譯叫上投手丘,畢竟韓文他不熟,這位翻譯本業是律師,他對總教頭說他已經發現台灣隊打線有「三大突兀」, 只要把這半局好好守住,一定要請小林治肩「自我發揮一下」,你忘了我們的打線有金鬧鐘還有李大號。

總教頭聽了一頭霧水,三大塗霧到底是日文還是韓文、是法律用語還是棒球術語,然後聽翻譯喊小林明明是Kobayashi居然一直叫他Wang,他還記得以前自己對上台灣隊有位巨砲,長得像恰吉一上場會大聲對投手叫囂Over my dead body大鼎鼎名叫Wang(世堅)。

只好本能回望休息室,發現開路先鋒金鬧鐘和李大號都不見了,打擊教練對他使一使眼色擺出事後菸的表情和蹲姿,原來金鬧鐘和李大號覺得太無聊,一個去哈草一個去蹲大號了。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