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確診之後最壞的打算

藺奕》確診之後最壞的打算

【愛傳媒藺奕專欄】確診之後已經超過二十天,這輩子從來沒發生過的各種病痛,如跨年晚會在體內和情緒陸續登場,你像被懸吊起來,每天都在體驗這種犧牲、獻祭、熔鑄的過程。

舊的身體離你越來越遠,而新的身體還燙手,你抓不住,一碰觸,它就讓你無比疼痛,你對它還十分陌生,因為它看起來就像是奧運場上爭冠舉重選手必備的那一塊槓片。

包括母親,所有親朋好友給予的訓練我也都試過了,我快要服輸了,我真的舉不起來。

下午短暫進公司和同事,討論後續的財務規劃安排,長天期的肋骨疼痛已經移轉到橫膈膜以下,打嗝會痛,現在連一個哈欠都痛得打不出來。好消息是乾咳現象明顯緩解,連續幾天夜裡嚴重失眠的情形也改善了,但身體時不時低燒畏寒。

婚後二十多年以來,愛妻不離不棄守護著我,我也做了最壞的打算,人生各有渡口,各有各舟,時間到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希望妳千萬不要猶豫。

她告訴我,她願意陪我耐心等待這塊燒紅的重物冷卻下来,然後把它按進我的手裡。一夜夫妻百日恩,22年都過去了,她深信這絕對不是毫無價值的。它值得我付出這些努力和傷痛。

七夕,好些單身朋友都寫了臉書,我忍著疼痛決定快快速寫這一篇,我要讓妳們都知道,要不是我親身體會什麼是愛,我會以為這是一把赤裸的劍。面臨勞燕分飛的難題,她不走,使我誤以為令我胸膛發熱的這是一把劍。

人到中年萬般覺醒,好看好用的好身體,才是人類的最大美德。也不要去嘲笑單身的朋友,不要再問她為什麼不戀愛了,你為什麼不上哈佛,是因為不想嗎?

野竹分青靄,飛泉掛碧峯,痛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