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我正在細菌性肺炎的關鍵危險期

藺奕》我正在細菌性肺炎的關鍵危險期

【愛傳媒藺奕專欄】「只要一有大咳血,你想都別想,直接衝急診,千萬別開玩笑!」午間,北榮胸內的女博士醫師反覆叮嚀我三、四次,才肯放我走。

你必須要永遠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尤其是你身邊的女人。當年我去美國貪玩跟一群朋友跑去賭城熬了一夜,幾乎就輸光所有學費了,當時我女友氣急敗壞搶走我緊緊夾在大腿內側的籌碼桶,隨便挑了一台吃角子機不到十分鐘就全部贏回來了。

這件將近三十年前的往事直到今天還深深影響我。七夕夜,妻很反常地把我拉到身旁,她說她右眼已經跳了兩個小時了,她本能把右食指狠狠按著眼皮,我看她顯露擔心。

「妳們家最弱的,就是妳外婆和妳爸啊,擔心的話,明早就打個電話問候嘛!」

「我覺得是你!」妻把身體挺直的面對我,兩眼的驚悚我從不曾見過。

「今晚我們一起睡吧!」她說,太好啦,太后賜詔,千歲千歲千千歲啊。

自確診之後,我一直住客房,除了有無解的夕曬炎熱,冷氣也不是變頻的,非常吵,這段期間我反正畏寒,經常電風扇吹吹流點汗就撐過去了。

所以當然好。結果這一夜我舒服的,一覺到天亮,但她可是紅豆公主,不,還更小,她是小摩卡公主,整夜難眠。起床是一天最耗電的行為,早上我的精神格外好,整夜沒有乾咳、肋骨和橫膈膜的痛感明顯減退,我根本以為自己好了。

「明天早上我們去游泳吧!」

「你好囉,不行我跟你娘喬好了你給我去調氣。」

「那就星期天。」

我一邊吃早飯,一邊敲開臉書和其他社群軟體,我真應該好好謝謝大家,才剛剛幫每一則留言按上大心,結果一口痰上來,我慢條斯理地走到廁所,耀眼的太陽一度刺的我睜不開眼。

天氣真好呀!然後往下一看,怪怪,是一口血塊痰,接著第二塊、第三塊,雖然顏色趨淡。我也是一個迷信的人,這輩子救我的大抵都是女人,這個要命時刻,醫生怎麼都得找女生。

女博士醫生看了我的血痰圖片眉頭深深一皺,直接說這不是肺纖維化引發的,趕快再去照一張片子。我是做電影的,一聽到「片子」就很嗨,上一張片子不過五天前,幾天內劇情能變化到多大,我非常懷疑。

「看到你的右下肺沒,這是新跑出來的,肯定是細菌性肺炎。」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