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紅衣

正月紅衣

正月紅衣

文/林玉鳳


正月紅衣


上周寫〈通勝〉,之後遇見一位長輩,她說讀了文章有共鳴,因為她小時候也有類似經歷。聽前輩這樣說,自己也一陣感動,兒時的春節回憶湧上心頭。

今年因為聖誕節前後很冷,很多年也沒有沾手的冬衣都被找出來了。這才發現衣櫃中有不少媽媽的舊衣,那是媽媽去世後我們姐妹各自留作紀念的。我留下來的,大部分是冬衣,有棗紅色的小棉襖、紫紅色的棉外套,還有那種上了年紀的女士愛穿的仿唐裝上衣,大多是又紅又紫的。就算是黑色的,也會綴上銀線在暗暗閃亮。

媽媽的這些冬衣,我掛在衣櫃的上方,下方是我的一排黑色西裝,旁邊有好幾件白色西裝,春節前看到這個畫面,倒失笑了。小時候,媽媽給我買的新年新衣裳,全都是紅彤彤的;十來歲自己會買衣服時,就愛穿黑色衣服。在喜歡跟父母鬥氣的少年時代,即使在農曆新年也不愛從俗,就愛穿黑色衣服。

步入中年,開始愛穿白色,但也漸漸明白媽媽的心意,會在大年初一穿上紅色衣服,可是通常維持不了兩三天。從前媽媽常常嘮叨,說正月要穿紅的才會“新正頭好意頭”,都幾十歲人了,一直聽不入耳。

媽媽離去後的那一年春節,聽了幾十年都沒有入耳的話,突然像經典一樣有力,會自動自覺遵從。這幾年,從大年初一開始,天天都刻意穿上紅衣或搭紅配件,然後想着媽媽說的“新正頭好意頭”。節日,原來可以跟彩頭與運氣無關,那裡自有一種懷念,懷念親情裡的節日與禮數。

文: 原載2021年02月25日澳門日報「亂世備忘」專欄

圖:http://smdd.seehua.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2-22.jpg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