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武俠】:〈天下有情人──閱讀烽火戲諸侯《雪中悍刀行》第一部卷一~卷三〉

【目擊武俠】:〈天下有情人──閱讀烽火戲諸侯《雪中悍刀行》第一部卷一~卷三〉


【目擊武俠】:〈天下有情人──閱讀烽火戲諸侯《雪中悍刀行》第一部卷一~卷三〉


沈默/寫

☉世界就是感情

《雪中悍刀行》是三部曲,單單是第一部就有六卷,第二部與第三部皆為七卷,總計20卷,花費五年時光方得以完成的四百五十萬字超長篇,巨幅程度這幾年間恐怕只有樓蘭未寫了三年半、繳出兩百六十萬字的《光明行》差堪比擬。

有趣的是,《雪中悍刀行》與《光明行》都有一股不怕天不驚也如的怒氣。樓蘭未逆推到江湖的源始,盡興胡謅俠客、武林法則乃至中醫等濫觴於何時何地何人,而暗中藏蘊了對人類文明的大批大判,兇險惡毒狼笑得教人怵然。烽火戲諸侯呢也不遑多讓,小說前三卷就以諸多對讀書人誤世、江湖英豪正義可笑等等做出激烈的斷言,甚至讓梟雄北涼王之子徐鳳年對武林好漢、士子有諸多侮辱折殺,手段不可謂不癲狂哪。

換言之,兩人走的都是反武俠之道,或者說無武俠(武俠根本不必要甚或是禍世之源)的路數──這凡塵俗世啊何來正義,不都是邪惡與黑暗撲天襲地嗎?這兩位也極盡淫巧的不畏下流,幹話連篇,既有斯文語詞,也有粗鄙大白話,一邊開性別黃腔,一邊又要審時度勢,大作玄虛,遊走於入流與不入流之間,姿態巧絕,讓人耳目鮮亮。

對我而言,這可是他們渾身解數施展而出的武俠咒術啊,針對被俠義精神困窘得愈來愈狹義的武俠所發出的超級詛咒,若以近期內日本動畫又一封神之作的《咒術迴戰》來舉例,或就是他們的領域展開吧。而這樣的負面領域技術往前推的話,可以接軌到金庸以狗雜種暗罵天下英雄豪傑的《俠客行》,或旁及於麥人杰嬉笑怒罵惡搞武俠與異形的色情漫畫系列《狎客行》、《狎客行:九真陰經》、《現代狎客行》等──至如今,俠客到底行不行?讀這幾位的書,大抵是無望的了。

俠客畢竟已死。

而人世之所以值得存續的理由,在烽火戲諸侯與樓蘭未的筆下,無非都是情感。《雪中悍刀行》徐鳳年為了老黃(劍九黃)之死,開始習刀,也為了護全父親徐驍和姊姊們徐虎脂、徐渭熊、弟弟徐龍象,乃至於三十萬北涼軍,而裝成廢材草包,並暗自殘酷訓練自己的身心能力。《光明行》如郎平對湘雲之愛那可是神佛可殺哩,練武練到把自己變成強暴犯的唐魯恭不也是全心癡迷於李彤冰嗎?

《雪中悍刀行》的卷三《春雷闖江湖》這般藉龍虎山修道人趙黃巢之口寫道:「『……世間文字八萬個,唯有一字最是能殺人。』/情字可誤人。/情字可殺人。/故而呂祖曾傳留佩劍懸於大庚角簷,傳授慧劍斬青絲道法於後人。」

人物的感情世界是一切。或者說,人類世界就是感情。

《雪中悍刀行》裡那些天人也如的傢伙,譬如白日飛昇齊玄幀、劍神李淳罡、儒聖軒轅敬城等等,再超凡入聖吧,哪一個不是為情為愛?即便是留劍要斬情絲的呂洞玄,也是也不例外地苦紅衣女轉世。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