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敦怜:春天,讀書天

鄒敦怜:春天,讀書天


鄒敦怜:春天,讀書天
小檔案:

鄒敦怜,在文字世界耕耘了很久,寫了很多很多各式各樣的作品,從服務滿30年的學校退休後,終於可以跟別人介紹自己是個「作家」。喜歡寫,真心想記錄對周遭世界的種種感動,沒有壓力,也沒有特別大的企圖心,得過幾個文學獎,出版了超過一百本書,真正想戴上的冠冕是來自於讀者的讀者美好的共振:某一天有哪些文字,對某些讀者來說,成為那個時刻最需要的吉光片羽。

親愛的創作坊大小朋友們:

你認識我嗎?小朋友可能讀過我寫的課文,小朋友的爸爸媽媽可能看過我寫的文章(噢,我是有點年紀了,我學生的三歲孩子都叫我「阿嬤」了,一想到這我就有點想哭哭……)

自從三年前從服務三十年的學校退休,我現在已經很習慣的跟別人說起我的工作。當有人問:「你的職業是什麼?」我能自在地跟對方說:「作家。」假如對方再問:「是哪家公司呢?」我也是坦然自若的回答:「我就在家裡工作。」

這個時代真好,網路無遠弗屆,電腦代替了紙筆(再也沒有爬格子這件事情了,寫字時手腕、手指可真是吃力,以前右手第三指常磨出繭呢!)一切都是那樣的巧妙安排,這一年多來的疫情造成整個世界很大的改變,也恰好讓更多人認識像我這樣的工作者的生活型態。現在的我,真的是幾乎天天都在家裡面對著筆電,不斷的寫作。偷偷告訴你們,當我開始寫作時,我是這樣跟家人說的:「我要『工作』了唷,別吵我。」或者是:「我忙著『寫作業』,吃飯不用叫我。」

現在這樣的狀態對我來說真的太棒了!假如教書第一天是當老師的開始,那麼我正好當了三十年的老師;假如發表第一篇作品是當作家的開始,那麼我……好像擁有『作家』身分四十年了呢!

這一切到底怎麼開始的呢?其實我一開始沒想過當什麼『作家』,我最想要當的應該是『玩家』。我想一路慢慢走到現在,一定也是奇妙的安排。

童年,最美的回望

小時候我住在台東,現在的台東是大家喜愛的旅行地點,五十年前的台東,比現在原始更多、更純樸、更慢活、更優雅。從出生到滿六歲這幾年,爸爸媽媽在台東任教,我的世界是鯉魚山腳下、「台東師專附小」附近、正氣路上的小屋子,位於後山的台東,有山有海,受限地理與交通,一直是最慢被開發的地方。即使當時跟著媽媽到學校,正在讀幼兒園的我,聽聞有人到花蓮、到高雄,小小的我心裡都會羨慕得不得了,眼睛都要冒出火花了。如今回想起來,那時不懂珍惜,真是有些扼腕。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