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四章 祕寶失竊

[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四章 祕寶失竊

第四章 祕寶失竊

作者: 冷擎

清早,朱悅同樣天未亮早起讀書,讀了幾篇,見天色已亮,於是仍是帶著《孟子注》,往森林走去。正巧遇到宜修、宜笑兩人拿著紙墨筆硯在路上慢慢走著,有種能拖延就拖延的感覺,便反義問道:「兩位姑娘是否覺得在這山林中讀書寫字,是無比快樂的事情呢?」

「才不呢!」宜修苦著臉說道:「練劍我是喜歡的,讀書寫字就覺得全身發癢坐不住。」

宜笑反而笑著說:「朱公子,你別管宜修,我們每天練完劍之後,都要左右手各自默寫《心經》數遍的,伯父說這是獨孤家祖上相傳的『以心御劍』修練之法呢!」

抄寫佛教的《心經》就能修練出絕世武功?!朱悅驚訝道:「我自幼在佛寺中打雜寄宿,《心經》也是極熟的,倒沒聽說過這其中藏有絕世武功?」

「漠姐姐、阿青、還有小哥三個人都已經可以蒙著眼,左手與右手默寫了,我們倆現在換左手還寫不好呢!」宜修還是苦瓜臉。宜笑推著宜修,說道:「好啦,別再拖了,等一下又讓漠姐姐罰寫!」

兩人匆匆離去,見她們鑽入森林不見人影。她們講的小哥應該就是獨孤漠的弟弟吧?聽她們說,弟弟還待在秭歸墨家村,成天打鐵鑄劍呢!

讀完書,用過早飯,因為獨孤漠說要換上禮服需要時間,讓朱悅與阿青先來到君子殿上等著。泰山派弟子,上清派弟子均已經入座,張元、吳昊,于庭、莊彥正與廣行子商議今日劍禮的程序。朱悅與眾人一一拱手致意,旋即入座等待。殿上眾人或有閉目養神的,或有輕聲交談的,瀰漫著一種會議前的嘈雜聲。

突然間,聲音嘎然而止,眾人的目光紛紛投向君子殿的門口。

獨孤漠一襲唐裝,出現在大殿門口,光彩照人,正跨過門檻走進來。進入了大殿,獨孤漠停了下來,緩緩地左右看了一下,眼波流轉,有如長江大河般波光瀲灩,又有如貴妃醉酒般美艷嫵媚,泰山派的弟子們,完全被這景象給迷住了。獨孤漠只微微笑了一下,「匡噹」、「匡噹」凌亂幾聲,幾個定力不足的年輕弟子,看得癡了,竟失手將長劍掉在地上。朱悅自己也不遑多讓,他是因為手上沒拿著東西,不然也同樣會因為看得癡傻出神了,打翻些甚麼鬧出笑話來。

直到聽得古琴「錚」的一聲,只見宜笑已經站在古琴前,正按照一定的節奏錚錚地敲。獨孤漠站在大殿中間,手中雪松劍純白雪亮,微微發出柔和光芒,空氣中已經瀰漫著一股清新的松香,這應該是源自於雪松劍所發出的清香。左右兩邊分別是阿青與宜修,兩人則是拿著泰山派練習用的木劍,三個人都作墨家劍的起手式,左手橫在心口,右手持劍斜指向天。宜笑用清麗聲音開口唱道:

「鴛鴦于飛,肅肅其羽。朝游高原,夕宿蘭渚。邕邕和鳴,顧眄(讀音:免)儔(讀音:仇)侶。俯仰慷慨,優遊容與。」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