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大夢,《109年童話選》新書發表會

跨界大夢,《109年童話選》新書發表會


跨界大夢,《109年童話選》新書發表會
1. 我們的每一個選擇,成就了現在

台灣兒童文學的開展,在土地與政權的漫長演變中,用多元文化、土地聯繫、台灣文學、生命禮俗與民間文學為兒童文學準備了豐富的滋養。向九歌建議創建年度童話選的徐錦成,連續三年從鄭清文〈臭青龜子〉開始起步的九歌年度童話獎,非常幸運地,我藉由〈床母娘的寶貝〉的在地民俗接棒,再交由楊隆吉的〈虎姑婆的夢婆橋〉,鍛鑄古典、傳說和文字靈魂。

接編95年到97年童話選後,透過林世仁〈流星沒有耳朵〉的淡淡悲傷、廖雅蘋〈雪藏三明治〉的自然書寫和山鷹的科幻日常〈近近和遠遠〉,站在「創意」與「樂趣」的基礎上,擴寬創作可能,累積更多一點哲理、更多一點詩意,掙脫教育框限,珍惜遊戲生機,正視日常美感,促成兒童文學的「兒童性」和「文學性」,豐富再生。

我們在任何時空、面對任何文化模式,都受到「能見度」侷限。巴赫金察覺的「視域剩餘」,個體在現實世界中具有不可替代的感性體驗,通過與他者交流、溝通與回應的價值交換,「對話」成為自我認識他者、認識世界、認識自己的過程。不做預設判斷,強烈憧憬未來,在交流與對話過程中,形成向心力量與離心力量同時共存、互為主體,相互「建構」與「拆解」,發現天真本能,享受創意與樂趣,接納任何富有想像力和虛構力的真實思想,這就是我們反覆渴望觸及的「遊戲」精神。

跨界,永遠是文化活水的泉源。德國的麥克.安迪從天馬行空的童話奇想,慢慢走向《滿月傳奇》的小說暗示;拉美世界的馬奎斯,在具體絢麗的魔幻寫實裡,裸露著荒疏蒼涼的無可奈何;卡爾維諾透過《義大利童話》的創新與幻想,揭示社會的虛偽、貪婪、不平等,不只讓兒童文學走向豐富,也為自己的小說注入充滿幻想和象徵的遊戲結構和詩化觀點,充滿思想與趣味的高度統一。

這些跨界繁華,對和各種文學邊界擦身而過的我,永遠充滿了誘惑。

時隔十二年,重新接編童話選,我發出的邀約函中,一半跨界到從沒寫過童話的「邊界呼喚」,這時,我更加相信,我們的每一個選擇成就了現在,有一些精彩的作品出爐,也有一些永恆的牽戀在醞釀等待。
跨界大夢,《109年童話選》新書發表會
新書發表會這天,和跨界以台語文書寫入選《109年度散文選》劉靜娟相遇,非常歡喜,這是這個年度讓人印象深刻的印記。靜娟姐為人專注素樸,無論是素描、水彩、裁縫、台語文……,所有的跨界嘗試在安安靜靜中,總帶給我很多驚喜,她寫了本《被一隻狗撿到》,和秋秋一起在陽光山林散步,是我們相隔遙遠卻從來不曾褪色的美好,我總等待著也許有一天,她會跨界孵養出一篇狗物語,一如吳鳴〈平安夜的鐘聲〉裡屬於狗狗的「流浪者之歌」。

因為這些惹人憐愛的大、小狗,小編輯在會場裡尋著吳鳴,想要簽名、合影。年度選接生舵手陳素芳問:「這位吳鳴,不會是我認識的那個吳鳴吧?」

當然是。跨界拓寬,像丟出重磅惡作劇流彈,讓人開心。沒有「兒童文學」的侷限,只有「好的文學」的唯一追尋,讓童話閱讀,確定「在當下每一時刻,幸福、努力活下去」的力量,讓我們在學習、工作或生活各個面向,都可以生機無限地走向未來。
跨界大夢,《109年童話選》新書發表會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