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媽潘晶的孫子患有遺傳性神經內科疾病“妥瑞症”

後媽潘晶的孫子患有遺傳性神經內科疾病“妥瑞症”

後媽潘晶的孫子,也就是潘晶的兒子王明海的兒子王毅,今年19歲了,患有嚴重“妥瑞症”。這是一種遺傳性神經內科疾病,如果孩子有病,則孩子的親生父母至少一方患有此病。我沒有這種遺傳病,王毅的親生父親王明海也沒有這種病,那肯定就是王毅的親生母親有這種病(我是女)。

憑藉這一遺傳疾病,潘晶就無法誣陷我(有孩子)、行為如何不檢點等等。根本無需做親子鑒定、基因測序等醫療檢測。我可是正派的很呐!憑什麼這麼多年被潘晶全家及共產黨奴才們誣陷成這樣那樣的???

我很多年裡並未發現王毅有這樣的病。這個孩子(王毅)並不讓我接觸多一點。王毅出生後不久,我便去南方求職,一年回家鄉一次,也就是農曆新年的假期,最多兩周,我並沒有與王毅共同生活的經歷。我從未打算、也永遠也不會領養王毅或任何一個別人的孩子。共產黨強行安排的,我本人不承認。

到王毅十來歲上,已經出現一部分“妥瑞症”的症狀——不自主的發聲。但是在我面前每一次王毅不自主發聲的時候,都會被潘晶呵斥(停止發聲)。再加上我非醫學專業,我那些年並不知道世上有“妥瑞症”這種病。後來潘晶他們找藉口搬離我的房子,從此以後我與發病的王毅沒見過面。

直到2019年,我被潘晶毒死後,為了生命安全、無奈去潘晶家休養,我才發現,王毅這孩子的異常之處:經常性的不自主發聲(不知所云,聲音很大);頻繁的、無法控制的身體抽動一下子。但是直到2019年我看到他的症狀的當時,我都不知道“妥瑞症”,我只是奇怪這孩子怎麼這樣??

也不知道怎麼這麼巧,看過了王毅的狀況,留給我一個印象,並在我心裡疑惑了一陣子以後,2020年我在網上搜索其他資訊的時候,碰巧搜到一家私人醫院的網頁,在一個兒科醫生的簡介裡提到“妥瑞症”及主要症狀,我恍然大悟了,原來王毅是這種病啊,遺傳性的,其父母必有一方患有此病……。這當然是證明我清白的最有力證據,我並不像共產黨走狗造謠的那樣!毀我名節的人們,天打雷劈!

如果不是這次偶然的搜索,我還發現不了這個驚天的真相。但是我本人不知道,不等於潘晶不知道,不等於潘晶全家和惡爹全家都不知道啊,除了我、他們都知道——他們集體隱瞞,煽動眾人誣陷我、憎恨我?潘晶為什麼那麼呵斥王毅(停止不自主發聲),為什麼找藉口與我翻臉吧、搬離我家?——潘晶帶著孩子(指王毅)強行與我共同生活,對他們的造謠更有利啊,不是你(指我)親生的,你跟人家一起過日子?這些反其道而行之的怪異舉動也證明,潘晶知道王毅這是發病了,潘晶肯定認識王毅的生母啊,否則怎麼會讓自己兒子與她結婚、還專門生孩子(為了誣陷我)?潘晶可真是煞費苦心,為了隱瞞已經發病的王毅的症狀——不讓我看見孩子的症狀,我就無法做出判斷嘛。只要不被揭穿,他們就可以繼續造謠、誣陷(我)——反正我也不知道!!!

其實這樣的誣陷不是隨便找一個孩子來就行的。孩子母親家族必須得是“自己人”,以保證他們的謊言永遠不破。在我認識的人裡面,只有一個人患有“妥瑞症”,我媽的一個同事趙秀梅。當初也是趙代表共產黨組織、強行介紹惡爹與我媽結婚的。趙秀梅們作為我媽工作單位(哈爾濱第七醫院,哈爾濱市太平區南直路)裡面的釘子,一直盯到我媽被害死。現在看來,害死我媽以後,趙又獻出自家女兒與潘晶的兒子王明海結婚、生子(王毅),他們想要幹什麼?誣陷我到死嗎?

還不止誣陷這麼簡單。如果我真的被害死,那麼這個背著我誣陷給我的、“公認”的“我的唯一後代”就會出面繼承我的一切身家,對吧。到時候是什麼情形?我媽家的永遠的基業落入潘晶、王明海夫婦倆、趙秀梅、惡爹等等人手中,而“他們”家族裡一共有多少人都是對我保密的——自家親戚(指惡爹家)很多親戚都不讓我見面過,我如何搞得清楚他們的人員構成。而共產黨只需在幕後操縱、控制上述人等。

趙秀梅與潘晶早就認識,也知道潘晶與惡爹早已結婚,還強行介紹惡爹與我媽結婚——中共政府也給辦結婚證、遷戶口,並承認惡爹與我媽的合法夫妻關係。反正,惡爹也不介意與我媽結婚,惡爹也不介意生出我。大概以丈夫的身份參與謀殺(毒死)我媽比較方便——事後主動承認我媽是病死,替共產黨洗罪。再以惡爹身份主動承認(誣陷)我有精神病、服要過量死亡等,為共產黨的謀殺洗罪。惡爹從一開始就是來殺我媽的,後來還要殺我,也就不奇怪了。惡爹背後拖著一大群人,甚至中共的整套機制。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神不會讓他們這樣作惡的。

附(總2):

⒈《惡爹本質》

https://mypaper.pchome.com.tw/liliyaguoliliya/post/1380580794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