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音符滴落

【散文】音符滴落


【散文】音符滴落


音符滴落

──發表於《聯合報‧繽紛版》,2004年7月30日

那時租下這個房間,只因房租便宜,房間又大,而且室友已準備好許多家具,可讓我省下不少麻煩。

等我在這空間生活,發現許多始料未及的小缺陷,比如房門不容易關上、電燈開關在房門外,還有,窗戶是裝反的,每逢下雨,房間裡就滴滴答答打起節拍。不過,我倒也能與這些小毛病和平共處,不覺得有何不方便,尤其當我意外聽到從天花板傳來的琴音時,竟覺得租下這個房間很值得。

我用心思考,什麼時候注意到琴音的,但搜尋不著記憶軌跡,想來,我一定不知不覺中,習慣了好一陣子,卻又猛然驚覺,發現聲音彈入我的意識時,可能是在昏沉的午後,或在晚餐過後;那時,我可能正品味著一首好詩、可能正在書桌前振筆疾書,也有可能什麼事都不做,賴在床上發呆;琴聲緩緩響起,總得我從書籍文字中分心了,或是意識從神遊中回復,才能注意到琴鍵的起起落落。

琴聲很多樣,有時是流行歌曲,有時是古典樂章。偶有能辨識時,但絕大部分時間,我只能靜心聆聽。有時候琴音流暢,豐富了滿室的風華;也有時斷斷續續,像是天雨時節,房間一隅滴落的音符。

曾經,在我家教時,學生房間的樓上也傳來悠悠琴音,我注意到,學生似乎分了心。他突然很感動地說:「從我國小時,就常常聽到樓上的鋼琴聲,現在高中要畢業了,我突然發現琴聲也長大了。」

琴聲也會長大嗎?我對音樂的敏銳度不夠,無法單單就幾次聆聽,判斷敲響琴鍵的姿態是稚嫩或成熟,更無法久留學生的房間,像學生那樣,讓錯落有致的旋律,隨著時間而豐富。

我開始好奇,在這無意的聆聽中,敲動音符的那雙手,有著如何的容顏?

一日,在電梯裡,我遇到一個比我稍長的男子,一身黑裝,容貌平靜,沒有任何刻痕。我看著他纖細的手指啟動的樓層在七樓。電梯停止後,我留在六樓樓梯間,聽他開門的聲音。當時我便猜想,或許他就是天花板上,敲動音符的鋼琴手吧?那是我們唯一的交會。

每當我在疲累中闔上眼睛,總習慣性的渴望有音符滴落,使我心醉神往;我也曾想過,該用什麼方式,回饋日復一日的旋律呢?恐怕只能對著電腦螢幕,用一種與鋼琴手雷同的姿態,敲響滿紙文字,當作對他的一種報償吧。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