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流

七月流流


七月流流


鄉魂旅思(五十四)

七月流流

太皮

我認識一些朋友很不喜歡見到農曆七月燒街衣,尤其那些有西方宗教信仰的,他們眼中的燒街衣同吸食鴉片差不多。於我而言,卻無所謂,反正我享受七月流流那神秘兮兮的氛圍,就算街上有令人寸步難行的“街衣陣”也未必反感,當然,我是不會鼓勵的,畢竟遺留祭品的行為令操勞的清潔工人百上加斤。有時我想,為甚麼不劃定一個燒街衣的範圍,收取費用,作為自願加班的清潔工的酬勞呢?一家便宜兩家着啊。

七月十五日盂蘭節(或其前夕的七月十四日)估計是澳門和鄰近地區唯一一個仍保留傳統,卻又沒有假期的節日,貴為與除夕、清明和重陽並列的中華傳統祭祖四大節慶之一,只能說盂蘭節確實不爭氣。官方不重視,卻抵不住民間對“鬼節”鍾愛有加,迷信的人逢七月就有好多禁忌,大膽的人也懷疑買回來的叉燒是否已被異度空間的朋友們享用過。

農曆七月的異樣色彩、怪力亂神,既令人精神緊張,卻又十分迷人,就像聽鬼古一樣,越聽越恐怖,越恐怖越想聽。說起鬼古,記得我在上初中時,是最迷鬼古的時候,香港的《鬼世界》雜誌和鬼古漫畫看了不少,連澳門電台的講鬼節目也不錯過。我記得那節目播出的時間大概是逢星期二深夜,據最近向友人查詢所得,名字應該叫“畀你講鬼曬”,當年學業無論有多繁重,就算有多累,我都會聽夠本才睡覺。

“畀你講鬼曬”接聽觀眾來電,在陰森恐怖的配樂中,不少聽眾道出親身經歷的故事,說起來似層層,一點都不似作假,聽到毛管戙。記得有位中年人大概是常客,幾乎每周都來電,說的又都是很恐怖的故事,雖然大部分都忘記了,但那些絕望感覺仍然記憶猶深。

老實說,看得多、聽得多鬼故事,較容易有心理陰影,當年破舊的澳門確實又有點鬼影幢幢的感覺,加上我對鬼故事的喜愛,影響所及,似乎整個青少年期,那種隨時撞鬼的心理壓力一直揮之不去,尤其是對自己不熟悉的大廈更有種莫名的恐懼感。

澳門有些鬼故事已經達到都市傳說級別,例如傳說有橫死的某校女生,經常會在同一時間坐同一輛巴士由澳門半島到氹仔舊澳門大學前的巴士站下車,不少人都看見過,她是沒有腳的;又例如在空曠地方猜拳時,會多出一隻手來;在路環開電單車千萬不要一個人,最好要載客,否則seat位上會多出一個人形來……不講了,背脊發麻了。

TVB有句用到爛的對白:“知道得太多對你冇好處”。確實如此,當你聽得多鬼故事,你出夜街時就會疑神疑鬼,當你成日記得某座山發現過屍體,你就唔敢上山……如果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就不會畏首畏尾,自己嚇自己。

其實,怕鬼又好,怕乜都好,歸根究底,都係怕死而已,如果你連死都唔怕,仲有咩好驚喎?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