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秦姍,〈如果死亡的註腳是安息〉

張秦姍,〈如果死亡的註腳是安息〉

不知道是明日報新聞台出問題,或者又是客家人和宗教信徒的攻擊

很多文章都消失了


張秦姍,〈如果死亡的註腳是安息〉


謝謝學姐的臨時救援



張秦姍,〈如果死亡的註腳是安息〉

忘了是在什麼機緣下認識培訓的。

大二那年的冬天,不只陽明山淒風苦雨,我的人生,也正經歷著一場狂風暴雨。

好像就在那年,兩個人生同樣在下著冰雹的人,莫名其妙地,就這樣認識了。或許因為有相同的際遇,在閱讀培訓的作品時,特別的心有戚戚。

閱讀培訓的文字,像在拼一塊不知道是什麼樣貌的拼圖。有時,我覺得自己像個偵探,總是在探尋著埋藏在文字中的密碼。心情,也如同偵探辦案一般,時而疑惑,時而恍然。有時,我彷彿又化身為犯罪鑑識人員,細細地檢索隱藏在文字中的情感。理性,常常在閱讀中緩慢地解構,剩下單獨而純粹的感性。

來不及了。

當我說出阻止的話語時,已經來不及了。

在那個瞬間,不只我的軀體損毀,我生命中的某塊拼圖,也,碎了。

就這樣,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