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二十三章 逃亡異鄉

[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二十三章 逃亡異鄉

第二十三章 逃亡異鄉

作者: 冷擎

在曹利用奏報契丹在幽州屯兵二十萬準備在冬天黃河結冰時直接渡河進攻開封的消息時,沉浸在天降祥瑞吉兆中,有些自我麻痺的宋真宗,還是清醒了過來。按照劉皇后的建議,派劉皇后的親信丁謂先進行黃河各渡口州縣的管理,還有作戰地圖的測量繪製工作。聽到了契丹軍隊要來,黃河以北的各州縣,出現了大量的逃難人潮,黃河各渡口全部都擠滿了人,最大一個渡口楊劉渡,位置大約在今日山東省阿縣,發生了擺渡的梢公亂哄抬價格的情況。本來渡河只需要十幾個錢,現在暴漲到十幾兩銀,其他渡口的梢公也有樣學樣,導致了民怨沸騰。契丹人還沒來,才聽到風聲,宋人自己就亂了套。

丁謂不愧是劉皇后手下得力幹將,為了抑制各渡口亂哄抬價格,他馬上要求將監獄中的死刑犯,全部都打扮成梢公的穿著,拉到各渡口當著老百姓的面前處斬。梢公們以為這是別的渡口的梢公,因為隨便亂抬高擺渡的價格而被斬首,全部都乖乖將擺渡的價格恢復了原來的價格。

不過,黃河上還有一處關鍵的渡河地點,就是在今日河南濮陽的澶州城。契丹皇帝遼太宗耶律德光六十年前攻破開封城滅亡了後晉,就是從這裡渡河的。這裡距離大宋朝首都開封府只有三百里路程,算起來大約是現今的一百五十公里,契丹軍只要能渡過黃河,一個晝夜就可以包圍開封。所以,契丹軍隊只要能渡過黃河,實質上就已經滅亡北宋了。

黃河來到澶州城這裡的時候,河道變窄,河水變深,澶州城剛好被黃河從中切斷成為兩半,北面是北城,南面是南城,中間用浮橋連接。既然在這一段的黃河稱為澶淵,淵這個字是深水的意思,也就是說,當時黃河在這邊是有個峽谷的,所以才會是淵。橫跨峽谷的這個浮橋也是連環船設計,用了四十九艘大船,橫跨江面,上面也做了木造的建築結構,可以跑馬運送物資。據說膽子小的人,不敢走這個浮橋,因為往下看滔滔不絕澎湃洶湧的黃河河水奔騰而過,浮橋又是跨在峽谷兩端,驚險萬分。由於後來黃河決堤改道,淹沒了北城,因此現在已經看不到當年這個浮橋的天險。如果契丹軍隊向南邊攻打,需要大量運送軍隊物資的話,除了等待黃河結冰,就是奪取澶州城的浮橋。這道理契丹與大宋朝廷都懂,對大宋朝廷困難的地方是,派誰來鎮守澶州城,才能一夫當關,萬夫莫敵呢?

打從趙匡胤帶了兵反戈一擊拉下後周小皇帝建立大宋自己當皇帝以來,兵權就是一個禁忌話題,這可是不能隨便給的。寧可對契丹打敗仗,也不要被自己人倒戈造反把趙家江山給丟了,所以將軍只要打了幾場勝仗,按照慣例,就必須調往後方養老去,以免繼續打勝仗,最後像趙匡胤那樣帶兵自己當皇帝。也就因此,要能找到一個皇帝信得過,既能打仗又不會造反的將軍來鎮守黃河咽喉要害澶州城,還真的很傷腦筋。

****

開封府皇宮,紫宸殿。

癭相首先發難,推薦主戰派代表寇準來鎮守澶州城:「啟稟皇上,微臣推薦寇丞相親自鎮守澶州城,作為三軍表率,寇丞相剛正不阿,一定會願意與澶州城共存亡!」

這是哪一招?雖然一時也看不清楚癭相打甚麼算盤,不過寇準也自覺當仁不讓,身為鉅子,守城保衛家園向來就是義務。

寇準聽到癭相建議自己,也不推托,奏道:「啟稟皇上,微臣願意領命鎮守澶州城,決不讓契丹軍跨過黃河一步!」

老太尉高瓊點點頭又搖搖頭,補充說道:「啟稟皇上,老將認為,澶州城等於是大宋朝的命脈,這座城池如果被攻破,契丹人就能快速度過黃河,開封將面臨危險。」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