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萬格勒:有關音樂藝術的一些亙古不變的思考 (1915)

福特萬格勒:有關音樂藝術的一些亙古不變的思考 (1915)


福特萬格勒:有關音樂藝術的一些亙古不變的思考 (1915)

福特萬格勒,約1920年。

《福特萬格勒:有關音樂藝術的一些亙古不變的思考》(1915)
這是本文的英譯標題: “Thoughts for All Seasons”
原德文標題是: “Zeitgemäße Betrachtungen eines Musikers” 音樂家的當代思考

本文發表於1915年,福老29歲。所以這篇可謂他日後有關藝術與音樂思想的奠基之作。
翻譯福老的文章,以往在完成後固是一大快感,但過程卻是苦工。但是在翻《譯論布拉姆斯》一文時已露出邊讀邊翻時知性上的愉悅。到了這一篇,才翻幾段便深深感受到福老思慮的細膩和推論的貼切,幾乎是全然快感和喜悅推搡下的樂事。幾乎每一個他所觸及的論點,都深入到常人不及之處。
論及整體(洞見)與部分(素材)在創作上的關係,既深刻又具體,可謂完全揭露了福老一生指揮成就的核心思考。
全文甚長,未分章節,中譯勉強附加小標題,但願便於閱讀。

________________
前言
接下來的篇幅反映了一位音樂家做為藝術代理人的觀點。通常來說,以哲學立場來進行總體的觀察,並非藝術家的工作;而且我十分清楚這樣的嘗試、以及在有限的篇幅內濃縮我的思想,只會造成許多人的不滿。不過,我願意花費心力促成這樣的努力。我無法避免這樣做的原因在於:當代的形勢令人不快地要求所有的藝術家,在某種程度上理解並確認不同於早期愜意時代所必然的藝術本質。基於現今瀰漫著意識形態上不可思議的混亂,對於形勢的認知可以給予藝術家某種程度的保障,並幫助他在面對過於智性的環境時仍然保有自身的完整性。

兩方面進程的藝術創作活動
我們且考量藝術家的創作活動。我們可以相當得體地形容那是一場鬥爭。促成這場鬥爭的衝突乃根植於實質之物,也就是我們正談論的藝術其(最廣義的)素材——它的形式、色彩、和聲等等。藝術家的任務是駕馭這個實質之物內涵的力量以達到唯一普遍的目的。在他著手處理素材之前,那還是一個荒蕪、自然、無序的狀態。這一點在建築和音樂上比起視覺藝術和詩更為直接而明顯;然而在此皆一體適用。當作曲家注意手中原始素材的諸多要素之際,他看到在努力結合這素材中各種不同的應力和張力時,其中無窮系列的可能性,再配合上節奏、和聲等等的基本法則,以產生最終合為一體的作品。

當我們進一步觀察這個進程時,我們發現可以區分出兩個層面。第一個是,每個個別的要素和其前後相鄰的要素結合而形成較大的要素,這些較大的要素再與其他較大要素結合,這樣一路組建下去,這是從部份到整體的邏輯地向外生長過程。另一個層面則情況相反:既定的整體統一性控制著其中的個別要素直至最小細節的變化。此處要注意的要點是:任何真正的藝術作品中,這兩個層面是相輔相成的,如此兩者協同運作才能相得益彰。直到如今兩個層面間至關重要的統一性潰解了,我們才獲悉兩者的差異。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