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的老媽

新家的老媽


新家的老媽
1.岔路

連著幾天,在電腦上讀了近五十萬字的新書校訂搞。剛交出長篇小說的推薦序;接著翻讀漫長的三部曲,跨界小說,從成人文學流動到兒童文學的第一次創作嘗試,剛展卷,愛不釋手,不只是屬於青少年的摸索和試探,更是屬於所有人的生命象徵,熱情、聆聽、重建和修整,成為我們為一生的冒險旅程,所能打包的最基本裝備。

三部曲的奇幻旅程,通常從起點出發後,就兜在緊密的軌道裡向前疾馳,出版社習慣用一篇統整的導讀,領出三本書,共用一個嶄新的創作宇宙。我因為去年剛完成《崑崙傳說》三部曲,看到喜歡的前行者為開明的小宇宙勾勒出微光,心裡無限嚮往,恨不得每部新旅程都可以看見寫序的人更多的舖陳詮釋,宛如一路燈色幽掩,映照著每一場文字跋涉的歡愉和艱辛、窘促和無限。所以,雖然截稿的時限急迫,我很早就和自己約定,就運用母親節這個完整的假日,透過統一的冒險主軸,分層延衍,想辦法寫好三篇導論,為每一本書淋上薄薄的蜂蜜,辦一場閱讀的盛宴。

母親節前一天,收到英文小特派求救信,她的小寶貝肉包子,中文名字想了16個月還是想不到,得不俗氣又和英文本名相應。忍不住笑,我的嬰幼兒命名史都很「文青」,Frost 的〈The Road not Taken〉,幾乎形塑了我的人生,為「讓」字輩取名時,「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浮出腦海,「讓云」一直是我的得意作;詩經〈緇衣〉是我最愛,朋友適許,「許緇衣」張羅出一場簡單寧靜、歲月靜好的美夢,可惜被退貨了,她尷尬地說:「之一、之二,聽起來很不值錢。」

幸好,精於命理的小四,對我奉獻的「黃晴衣」非常滿意,筆畫好,命格佳,我太開心了!立刻匯進嬰孩老爸的名字作賀聯:「黃花綠蔭枕舊夢,繡疊錦增衣新晴。」

計畫寫三部曲推薦導讀的節日大計,因為「Nyssa」這個肉包子走向岔路。嬰兒老爸覺得這名字很像媽咪的個性,希望小女兒也是個有志向、有抱負、勇於冒險探索的人;媽媽則盼著在個性外放之餘、女兒的內在能帶給身邊的人寧靜,擁有媽媽沒有、卻始終嚮往的溫柔和包容力。為了呼應英文名字,我刻意避開「泥沙」諧音,翻農民曆算筆畫吉凶,又找了小四排九宮命格,最後選了第一志願「凝砂」,凝視生命如砂之器,我們在不斷流失中掌握此生;附贈第二志願「凝沙」,生命如沙,不可勝數,掌握我們所擁有的,就是幸福;還有附於驥尾的「霓紗」,如一襲輕軟的彩衣,沒有負擔,自在來去,不一定成為主角,但可以預見彩虹。

名字寄出去後,接到養慧問候:「秋芳,妳帶那麼多小孩,也是個媽媽哦!祝妳母親節快樂!」

忽然又想起,今年室友特別買了一小把康乃馨,祝我老媽母親節快樂!謝謝她在那麼艱難的人生,還可以把我養得這麼好,超感動!

「做家事實在不輕鬆,你們家又這麼的整齊清潔,有這種室友是賺到了。」養慧感嘆著,忽然問:「你沒傳花的照片啊……妳媽媽一定知道妳很想念她。」
新家的老媽
2.歸途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