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拳法師〉

〈最後的拳法師〉





沈默〈最後的拳法師〉(節錄):

「一股怒氣在心胸裡慢慢地擴大。老人可不只是徒餘感傷的生物,袁武獅想著,老人不但會為時代變異哀傷,同時也對世界何以仍舊有人面臨苦難的不公道感到憤怒。但最教他生氣的其實還是自己──我也就是一個三心二意、優柔寡斷的老人,有天大武技又如何,還不是進退皆險、裡外為難,落了個不前不後的尷尬樣。平庸,就是平庸啊。在一個不需要拳法的時局裡,他就只是一個坐享退休俸錄的庸俗老頭罷了。

拳法武術都是對肉體的絕對錘鍊,當槍砲出現時,那是武藝的第一次死亡,而第二次死亡是機體科技推陳出新以後,奈米機器人能夠預設各種格鬥技能,在人體裡自動修復各種傷病──連強身的需要都沒有了,武藝還能不滅絕嗎?如今我們所在的世界卻是處處都講究著機器性,所謂的永生就是活得跟機器不一樣。這算得上是金剛不壞嗎?活得像是一座機器,不死不滅,真的就是幸福嗎?袁武獅一點都不能確定。」

發表於《歡迎光臨錫爾帕夏車站:2021多向文本小說協作計畫》。

Readmoo讀墨購書網址:https://readmoo.com/campaign/2021/3/hepch/index?utm_source=Email&utm_medium=newsletter&utm_campaign=202105_target_conversations&fbclid=IwAR1XoDP1ZxHD63krO6d5TqY9lhTVNWal7cNKNX8xfZ7OULwcFXQqfHboHF0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