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安好,看「賢淑夫人」和放飛的鷹

親愛安好,看「賢淑夫人」和放飛的鷹


親愛安好,看「賢淑夫人」和放飛的鷹
1.擔心

知道山鷹大哥準備自費出版《人生路,親與愛同行》時,有點小矛盾。其中好多篇章在寄三平部落格閱讀時,很感動,尤其〈不要去,好嗎?〉寫得很淡,情意卻濃,隨著時空拉開,日子過得越久情味越豐富,我確信,他寫的是一本好書;不過,我一直很抗拒「公家補助」和「自費出版」。文化局大力贊助後自費出書的人一多,有些單位負責人打電話到創作坊,腦門一拍,簡直不用腦子就丟出粗糙的邀約:「我們要辦演講,知道你們團隊人人都行,派誰來都沒關係,沒有鐘點費,給你們在演講後賣書。」

作家在演講後賣書,挺悲摧,聽起來真不舒服。「自費出版」的命運,也讓人憂懼,我有個幸福如甜寵偶像劇的同學,嫁入豪門,人生的美好幾乎都實現了,只差「出一本書」。她先生說:「我可以出錢給你出一本書,問題是,印出來的書你要擺在哪裡?」

是啊!出了一本書,誰來看?怎麼推出去?都是大工程。我一直相信創作者只要安靜地面對文字,世界的開疆闢土交給編輯。年輕時深受聯副主編瘂弦影響,編輯是天才和奴才交織在一起的「奉獻」;後來被黃莉貞「向作者許願,是編輯的特權。」觸動,一種嶄新的編輯血脈,重新湧動;最近有一部中國劇《月光變奏曲》,天才橫溢的作家、走下坡的作家、遇到瓶頸的作家,都刻畫得很好,只有一個整天嘟嘟嘴,無論仇人愛人都賣萌的造作小編輯,看得我頭都痛起來了!在這樣強烈的情緒反彈裡,聽到她說:「作家是製造煙火的人,編輯點燃了煙火,才讓大家在夜空中看見無從想像的美麗。」還是很感動。

一本書,從山裡的一棵樹失根開始流離,就開啟了人間浮沉的掙扎和努力。創作坊團隊成立後,我先後在「大樹林」、「九歌」、「世一」、「大塊」為大夥談定集體出書的寫作企劃。「九歌」和「大塊」都是出版界的金字招牌;「世一」小童話也進入幼兒園陪孩子們長大;「大樹林」雖不是大出版社,卻是團隊夥伴書寫「作文法寶」的起點,還有亞平、林世仁等兒文友朋賜序、背書,我覺得身為一本書,就有義務,擠進商業市場認真搏鬥。

2020年武漢肺炎籠罩中國,大家閒著沒事就讀出打假事件,書瑋的《繪本有意思》,被胡紅梅全本抄襲。中國侵權與打假,曠日廢時又無成效,我的學位論文未經授權出了簡體書,交由出版社交涉,最後也不了了之,個人更是耗盡能量也不容易處理好,只委託打假主力大貓老師處理。最後當然不了了之,我高興的是,這本書的存活,無論以甚麼方式,仍然閃著純粹屬於自己的光亮。

我一直酖慮著,山鷹大哥的新書,可以活出甚麼樣貌?幸好,新書完成,帶來無限驚喜。
親愛安好,看「賢淑夫人」和放飛的鷹
2.三贏

2021/5/28,山鷹一生的貴人----賢淑夫人生日。醞釀很久的《人生路,親與愛同行》在這一天出生,先以「生日禮物」的樣貌,活出私密生活的第一層華彩;接著以作者、讀者、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三贏的「公務大願」,活出無私的念想:

寫了超過四十年的家庭親子書《人生路,親與愛同行》終於出版了,出在全世界瘟疫滿天的時刻。

這本書只送不賣(書店買不到),我要贈送給全台灣曾經沐浴在父母之恩、夫妻之情、親子之愛氛圍中的朋友們。

如果您想要這本書,請私訊,我會無償郵遞寄送給您,多本無妨(請勿超過5本)。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