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錯難返

恨錯難返


恨錯難返


鄉魂旅思(六十九)

恨錯難返

太皮

俗話說“咁近城隍廟都唔求番支好簽?”記得以前做記者,就常有“求支好簽”的機會。做日報時,我隔三差五就會跑財經新聞,後來做雜誌編輯,就更是專責做此類新聞的了。大概二零零四年樓市開始大升後,採訪地產界成為指定工作,有事沒事,就問問業界尤其是港資地產中介管理層有關澳門樓市市道的看法,訪問完畢,有時受訪者也會反問我一句:“你買咗樓未?未買就快啲買,有排升。”對於這些話,我從來沒放在心上,一來當年確實沒錢(其實那時就算沒錢借個首期也應該不難),二來由於自己對澳門實在太熟悉,那落後、緩慢、低迷的感覺一下難以消除,以為樓市只是虛火,過不多久就會打回原形。想不到,澳門的市道一旺旺到現在,相信還有排旺。

那時,我也曾經在一家周報裡幫忙,老闆正正就是搞地產和投資移民的,報社竟然就與地產舖安排在一起,一舖兩用。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改變命運的良機啊!只要我對數字敏感一點,只要我虛心向他們求教樓宇買賣的知識,縱然不能大富大貴,起碼也可以嗅到一些消息,能夠買下一個車位也是好的。

再後來的工作,我每日都會接觸好多商人,那時總鄙薄商人的嘴臉,卻從來沒有嘗試透過工作的便利吸收一些理財、投資和商貿的知識,那是一次大好機會,是學習第一手知識的機會,但我沒有,我仇富,我看事物太負面,而眼裡也容不下沙子。我以前連開私家車的人也仇視,拒絕追求財富,但我卻沒想到,你要做一個好人,你要貢獻社會,要發揮更大能量,你首先得有錢,窮人只能出賣勞動力,就算對人有影響,影響力也有限。懂得這個道理已太遲了,因此至今依然貧窮。

也許,有人看了我的報道和文章而尋得投資機遇,我自己卻是水過鴨背,反而是負面訊息記住了,例如二零零四年時一位銀行家接受我訪問說他對樓市沒信心,不敢做貸款業務,二十年還款期太長;又例如那些沒買樓的朋友叫我們年輕人不要被蝸居困住(結果他好快自己買了樓)。至於某大炮在金融海嘯時說過三千元呎價不太貴的金玉良言,我卻嚏之以鼻。

關於買私樓,當時也實在沒錢,現在也不能後悔太多了,只是回想起來,當年真是機遇處處啊,要是能夠虛心點,就可以尋得很多受用無窮的知識,想來也是可笑,我就在地產公司裡上班,卻連樓宇買賣的佣金多少也不知道,也沒想去理解、學習,又怕討教的話會被人看不起,用自己現在的眼光看,實在匪夷所思。

沒法,自小生在貧窮家庭,沒丁點理財和財富的教育(第一本看的理財書是《窮爸爸富爸爸》,而且還誤讀了的),加上愛好文學與寫作,產生不知哪來的狂狷和傲氣,令自己與那些賺錢的知識擦肩而過。不知道現在中小學校教育是怎樣的?其實就算沒有專門的經濟和財務課程,我想,學校也應該組織一兩次有關理財的講座,至少協助貧窮人家的子弟提早理解那個世界,少走些冤枉路。我還要奉勸年輕人,一定要時時刻刻發現身邊可學習的機會,不要像我一樣徒具悔恨。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