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宅風景2】吳鳴:時間,慢慢走

【在家宅風景2】吳鳴:時間,慢慢走


【在家宅風景2】吳鳴:時間,慢慢走


1. 豆子,慢慢烘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升溫,雙北尤為嚴重。我居住的文山區是臺北市案例第二高的行政區,因常去買菜的木新市場未實施實名制,乃謹守自律不再前往。

尚幸2021年5月14日買了9公斤富里米,4公斤糙米,5公斤白米,夠吃兩個月。同一日心血來潮買了兩條五花肉,切成8分,夠吃一個月。加上5月上旬買的5公斤咖啡生豆,夠喝到年底。平日長備時蔬瓜果,倉廩很豐滿,不假外求,至少以可撐到6月14日,毋須跟人搶泡麵。

下午做完核心肌群訓練,喝個下午茶,備一下課,學校改遠距教學,書房就是教室。距離做晚餐還有一小段時間,檢視咖啡存糧,決定烘一鍋豆子。在唱盤上放一張米爾斯坦 (Nathan Milstein) 演奏的德弗札克 (Antonín Leopold Dvorák) 《a小調小提琴協奏曲》 (Violin Concerto in A minor),從生豆箱取出伊索比亞西達摩 (Sidama),秤250克,開始挑豆,得241克。我挑豆一向不太考究,差不多就可以了。取出烘豆機和冷卻盤, App選淺中焙,改幾個烘焙曲線的小細節,調整時間和溫度曲線,啟動烘豆機,烘將起來。

我所使用的浮風式烘豆機,烘焙曲線調整方便,操作簡易,雖然並不精密,參數設定後,正式烘豆時並不會完全照著跑,而且每種豆子不一樣,須隨時手動調整,惟烘一鍋略能入口的咖啡尚非難事。我喝咖啡的範圍不寬不窄,約略是淺的保留花果香和果酸,即音樂的高頻;深的部分須有甜度,即音樂的低頻;只要在這兩者之間,都是我可接受的。深淺之間,有如調整唱頭,針壓,VTA,抗滑,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幾次嘗試的結果,不是偏淺就是偏深,旋律線過短,無法達到雷大那般綿長的旋律線,這是我要努力學習的。

接連數日臺灣各地有雨,稍解旱象,烘了西達摩咖啡豆杯測。20克咖啡豆,注水40 CC,燜蒸30秒;注水到190 CC,稍停,出水將盡,再注水到290 CC,總計費時2分45秒,和我平常冲咖啡差不多用 V60 濾杯,承壺為玻璃量杯,沖完後再倒到日本明治95銀壺過水。

明亮的高音,氤氳著不知名的花香;中段帶一點點藍莓和柑橘香,保留些許果酸,稍稍向甜度傾斜,中頻厚實,是我現在喜歡的旋律線。我用宜興紫砂杯喝咖啡,喝完兩杯確定咖啡調性後,配著吃早午餐。
【在家宅風景2】吳鳴:時間,慢慢走
2.音樂,慢慢轉

因為下午要視訊教學,煎了兩片法式吐司,鮮奶油吐司用德國土克鍋煎,顏色鮮黃,像初夏的陽光。在電腦上試好 Google meet,還有一些時間,於是冲了一壺雷大烘的耶加雪菲,這一向是我的咖啡豆標準器。我聽音樂無法憑記憶比較,五感亦然,只能即時比對。兩款豆子熟度接近,我烘的西達摩稍偏中頻,雷大的高頻比較明亮。邯鄲學步,依稀彷彿。

穿上襯衫坐到電腦前,消失的下半身穿著運動短褲。學生們陸續上線,我請同學們打開鏡頭,點數了一下人頭,修課同學居然全員到齊,於是拍了一張團體照。轉盤上播放著西特寇維茲基 (Dmitry Sitkocetsky) 演奏的巴哈 (Johann Sebastian Bach) 《無伴奏小提琴組曲》 (Sonatas and Partitas for Violin Solo) ,友人說當此大疫之際,純粹的巴哈音樂最能安定人心。

西特寇維茲基曾就讀莫斯科音樂院,後入茱莉亞音樂院,父親是知名小提琴家Julian Sitkovetsky,技巧極佳,英年早逝;母親是著名鋼琴家Bella Davidovich,於莫斯科音樂院任教16年,有蕭邦鋼琴曲錄音傳世,母子亦有合奏錄音出版。西特寇維茲基身兼小提琴家、指揮家與編曲家,曾將巴哈《郭德堡變奏曲》改編為三重奏並親自演奏。西特寇維茲基這套巴哈小提琴無伴奏,風格嚴謹,偶然隨性,特色不甚鮮明,非愛樂者心中之名曲名版。我喜其歌唱性佳,而且沒有太多文以載道,很適合有雨的午後。
【在家宅風景2】吳鳴:時間,慢慢走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