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三十六章 莊周三劍

[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三十六章 莊周三劍

第三十六章 莊周三劍

作者: 冷擎

契丹軍目前內部的情況,並不如獨孤漠所猜測那樣一片大好。現在正是黃河北岸冬天的時候,該收成的莊稼都已經收成了,想要搶割老百姓的莊稼只能說是緣木求魚,根本不可能。糧草運補全部靠長途的補給線,從契丹運送過來。因為河北東西兩路長期受到契丹軍侵擾,糧食生產受到了阻礙,也才會說開封府大部分的糧食都得靠江南供應,更別說此時天寒地凍的黃河邊上能找到甚麼吃的了。由於楊六郎,高繼勛等將領騷擾補給線,契丹軍的戰鬥能力還是受到了限制,否則各路契丹軍隊大可以沿著黃河邊上四處攻打。就是因為運輸補給的能力受到了牽制,這不只是糧草,還有兵器,例如狼牙羽箭就越來越缺乏。要是不缺箭,蕭太后在澶州城下跟劉皇后鬥嘴時,還是可以豪邁地,射一支鳴鏑上來,讓十萬支箭嚇死宋真宗,可是,沒有本錢這樣做了。

除了後方補給困難之外,前方攻打澶州城的進度也不理想,本來已經殺進了澶州城,無奈宋軍又拿出了「飛馬霹靂炮」出來,雖然射程不遠,可是殺傷力太大了。這個炮連蕭七殺都怕,火藥這東西他是知道的,內功再高,也比不上一隻碗這樣大小的火藥爆炸的威力。之前都說宋軍還沒能控制火藥,如今看起來已經可以當成武器來使用了。就這樣,契丹軍的進攻也陷入了僵局,如果繼續等在澶州城,國內野心份子看到蕭太后與遼聖宗遲遲不回來,很快就要造反。可是如果要退兵,拿什麼跟契丹貴族與將士們交代?至少得搶一大堆金銀財寶回去才行吧!

蕭太后正在煩惱的時候,底下傳上來小宋朝的箭書,說是小宋朝皇帝希望能和談,雙方不要再打了。箭書的內容當然很快地傳遍了契丹全軍,也很快地將契丹內部分為主戰派與主和派。主戰派是以蕭七殺為首,他已經將宋軍的主將與副將都打倒,如今中原武林沒有人能攔得住他,契丹軍隊中的將領自是敬畏他三分。而且打從他晉升征南大將軍之後,迅速提拔自己的部屬,撤換韓貪狼的人馬,因此,加入主戰派的不外乎就是依附蕭七殺的年輕將領,或者像蕭破軍這樣想要立功封侯的將領。韓貪狼並沒有表態,顯然老謀深算,還在評估主戰與主和派兩邊的勢力大小。主和派則以遼聖宗為幕後黑手,檯面上則是大宋降將王繼忠,背後則是契丹文官大臣們,他們的想法是認為契丹連年征戰,國力耗損嚴重,目前攻打澶州城進度遲緩,就算打下開封也不一定能夠久居,不如和談討個便宜,也有個能服眾的退兵藉口。

這場仗,與其說蕭太后是為了在自己皇冠上鑲上開封城這顆寶石,不如說是她為了寶貝兒子以及太巫預言做掙扎。但她並不知道遼聖宗暗中支持主和派,要知道了肯定是氣炸了。也就是因為有了遼聖宗暗地裡支持,王繼忠才得以繼續宣揚主和的理念,不然以蕭太后的手段,怎可能讓他三天兩頭鼓吹和談,早就應該以動搖軍心為由殺了他阻止他妖言惑眾了才對。

「諸位愛卿,你們都看過小宋朝求和的箭書了,哀家想聽聽看你們對於處理這件事情的看法?」蕭太后坐在契丹軍大營中,對著在場群臣說道:「和談並不等於我們要退兵,諸位先不要想到好幾步棋以後的事情,我們就針對小宋朝目前打的是甚麼算盤來制定對策。」

「啟稟太后,小宋朝早不和談,晚不和談,偏偏是在我們打破城門之後才來和談,微臣直覺認為這就是緩兵之計,想要藉機爭取時間修整。」韓貪狼率先發言道:「我們不要上這當,應當加緊攻城,給小宋朝更大的壓力。」

看起來韓貪狼的直覺是對的,只是做法上不見得有效。仔細想想,攻城是蕭七殺的事情,這不就是把責任推給蕭七殺嗎?

「啟稟太后,微臣認為應該先不用管宋朝方面的情況,而是回頭審視一下我軍目前所處的局勢,」王繼忠貴為戶部大官,可以說是契丹軍後勤的主管之一,極力主和,既然太后問了,他就把實際情況說給大家知道:「如今糧草短缺,羽箭短缺,後勤運輸補給距離太遠,又有宋軍高繼勛,楊六郎劫掠我們的輜重糧草。眾將軍勇敢絕倫自不在話下,可是我們實際一點來看,再過半個月可能就會面臨更嚴重的缺糧,嚴重的程度,應該是連契丹我們都回不去。大軍未發,糧草先行。俗話說,未雨綢繆,如果這時候沒留後路,到時候再來想辦法,可能就來不及了。」

「如今我們已經取得一定程度的戰果,不如見好就收,跟宋朝要一筆軍費就走?」

「王戶部使,聽你這說法,不就是討論退兵嗎?太后剛才不是說不能討論退兵?」蕭七殺的副將蕭排押站出來說道:「糧草不足是你們後勤不力,怎麼可以倒果為因,以糧草不足為理由來牽制進攻的將軍們呢?為什麼我們就不能追究你們押運糧草不夠努力的責任呢?被楊六郎搶了糧草,怎麼沒安排人去搶回來?」

蕭排押畢竟是主戰派,沒能分配到足夠的糧草本來就一肚子火,現在王繼忠還要大家準備好退兵,他只差沒說這大宋降將,心裡面對太后與皇上不忠。蕭七殺雖然是一個武將,不過觀察韓貪狼辦事很久了,知道應該先讓副將說話,以免自己招惹到非議。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