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郵件的故事〉

〈電子郵件的故事〉


〈電子郵件的故事〉




〈電子郵件的故事〉

英文不好的下場就是無法明辨「n」以及「h」,自以為是地在e-mail電子郵件時代寄信給暗戀的女孩。

沒有回信,沒有被回信。

沒有回音(精衛還可以看到濺起的水濤波瀾漣漪泛扯春風拂過廣末涼子美麗的眼尾皺紋。)

一直寫一直一直一直。思念變成沒有,傾訴變成沒有;可是不知道不確定不曉得沒有,於是積非成是,以為自己被女孩視而不見斷絕往來沒有垃圾袋的垃圾桶:承載許多未分類的遺棄。

不明所以的遺棄。

雨後青草地的香氣,微煦日曬。

還是。

電子郵件的故事還包括動手號稱十五萬字的小說大學最後一年延畢時,獨自抱著一堆心理科學、精神分析學、哲學史與特殊教育的教科書,到校內公開的二十四小時K書中心使用公用電腦Word不知道第幾代寫著號稱十五萬字的小說,一直一直一直。

到了一段落,郵寄到自己的電子信箱當成雲端的硬碟,明天繼續。

讀取自己,繼續寫作。

繼續嚴謹結構,被直轄市文學論壇沙龍變成名媛出席的慈善拍賣會場老師(?)旗下的東華大學華文創作所學生以為是亂七八糟隨手拼貼胡亂塗鴉總是失智的文體。

總是失智。

總是被以為失智,總是被誤判者歸為失智;在學術論文的世界亦然,關於被標籤化。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