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義芝/拍擊流水的哀歌——《為了下一次的重逢》新版序

陳義芝/拍擊流水的哀歌——《為了下一次的重逢》新版序





陳義芝/拍擊流水的哀歌——《為了下一次的重逢》新版序

2021-07-03 06:17聯合報 / 陳義芝

2006年春初,有一天紅媛上靈鷲山參加法會,我開車送她之後,轉回澳底找了一家咖啡屋,憑窗坐下,打開一個綠色背包,翻撿2003年收攏於其中的邦兒遺物及朋友安慰的信函。三年來的感傷塵埃似已沉降,這回又吹颳揚起,從午前坐到黃昏。

店家看我時而書寫,時而停筆拭淚,送過飲料輕食即未再打擾。印象中那一天顧客不多,我漸漸沉浸到一條唯我經驗、記憶的暗黑路途,一個人慢慢地邁步、彳亍,張望、回顧,偶見一絲光,光又隱去;有時重濁地呼吸,長長地抒吐一口大氣,有時不免眼熱,鼻酸……。

窗外那株山茶已開盡。天漸暗,離去前我總算將〈為了下一次的重逢〉初稿寫好。

春天過完,夏天重訪最初引領我皈依佛法的日月潭玄奘寺,執筆〈再見山門〉時自覺心念已重生,乃決定將2003年寫的〈運河邊上〉,2004年的〈異鄉人〉、〈再別艾城〉,連同之前未付梓之散文彙編成冊,於是有了時隔上一本散文集十九年之久的新集,書名即採用我在咖啡屋所寫那篇補恨之作。



回想遭遇生死頭一年,我小心翼翼地試著過平常日子,不把心中的霾害顯露於外。因在媒體工作,少不了外在事務,〈運河邊上〉就是為參加台灣文學館開館而作。住在台南市區運河邊的旅館,除參觀行程,我大多待在室內,望著戶外街景,想著運河的前世今生,內心塞滿興亡的茫然。

〈運河邊上〉是那年唯一的一篇散文;詩稿,也只得〈一筏過渡〉一首:

一筏過渡似紅蓮

消失在霧中

「兒女情,原泡影也」

此話遽爾成真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