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四十五章 十年因果

[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四十五章 十年因果

第四十五章 十年因果

作者:冷擎

朱悅在聽了蕭太后的話之後,沉吟了片刻,說道:「啟稟太后,關於太后索要的理由,草民現在攝於太后以及契丹大軍的威嚴,思慮有點困頓。是否可以先答應草民一個事情,然後草民再來回答太后的問題?」

「甚麼事情,你先說說,我會評斷看看是否要同意?墨家兵者用計,不拘泥於計策的光明與黑暗,也不拘泥於計策的善良與狠毒,哀家如果沒提防著,只怕又中了你的計策。」對於朱悅假傳聖旨製造了她滿盤皆輸,不得不接受和平條約簽署的事實,她還是記憶猶新。現在,她也仍然提防著朱悅,不知道他會使出甚麼計策來?

「哈哈哈!太后多慮了!」朱悅站起身來,給太后一個大禮,躬身說道:「草民想事情的時候,需要走來走去,才能夠活絡靈感。所以,就只是請太后准許草民回答問題時,可以站起來走來走去,以免腦筋打結,講話前後矛盾,牛頭不對馬嘴。」

「這個小小要求,太后可以恩准嗎?」此時朱悅是真的心中沒有計策,要求站起來走,也就是拖延一下時間,緩和一下情緒而已。

「好,但不准走遠,就在你座位方圓三丈內。」蕭太后先喝了幾口遼聖宗遞過來的湯藥,然後同意了朱悅的請求。

獲得了恩准,朱悅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連續喝了兩天酒,整個人都鈍了不少。他一邊走一邊隨興地看著周圍的人事物,心想著,反正蕭太后是殺我殺定了,可是遼聖宗送了自己一把價值連城的匕首,受之有愧。我朱悅身上值錢的東西半點也沒有,這一套獨孤漠幫忙訂製的儒服也不到一兩銀子,能有的,就是出個計策幫遼聖宗暫時解決隨時可能爆發內亂的問題吧?

自從中午對朱悅醉酒生氣以來,獨孤漠就沒有給過朱悅好臉色看。本來別人說自己與朱悅曾經是一對璧人,所以她也特別在棺材邊坐了很久,當時只是覺得,對於這個人沒有厭惡的感覺,但也稱不上有好感,就做個普通朋友應該可以。誰料,朱悅死而復生當天,一大早就出現在庭院,一副很熟的樣子就想牽她的手,結果被獨孤漠的快劍割得鮮血淋漓,那時候獨孤漠就有點反感了。在澶州城中,將士們,官員們,還有墨家自己人,義耳幫眾等等偶而也都會談起墨家兵者,都說他連續打了幾場不錯的戰役,成功地守住了幾座城池。瀛州城,大名府,幾場戰役都打得不錯。而澶州北門被攻破那天,也是他緊急帶著工部弟兄在城頭安置了飛馬霹靂炮,才阻止了契丹軍的反擊。眾人的高度評價讓獨孤漠也相信了,這個墨家兵者是有才幹的,並不是一個毛手毛腳的草包。沒想到心裡面才嘉許了他,竟然今天早上就陣前醉酒,而且還是連續喝了兩天!本來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生氣的,可是現在想想比較清楚了,就是這個兵者他表裏不一,眾人面前一個樣,私底下又是一個樣。如果像柴青城那樣,眾人面前是花花公子,私底下也是花花公子,那麼這也可以,可是眾人面前是個英雄,私底下是個狗熊,獨孤漠覺得自己有受騙的感覺。

不過,話又說回來,獨孤漠你關心朱悅那麼多幹甚麼?他是個素不相識的外人,有必要讓妳想這麼多,還沒事對他的言行生氣嗎?難道妳潛意識裏面在乎他?不不不!獨孤漠心裡面仍然小心翼翼地否認掉了這種可能性,我怎麼可能在乎一個陌生人呢?更何況,我現在正在等待那個很重要,很掛念的人回來找我,即使忘了他的姓名長相還有一切,可是說好要等待的感覺與心情,她深深知道這感覺不是假的。

現在太后揚言要殺了墨家兵者,身為墨家人,都很清楚「古來兵者多橫死」的墨家故事。現在這個表裡不一的兵者也要身首異處了,固然他行為上有不檢點的地方,但是他畢竟還是要橫死在蕭太后手中了。此時她也開始同情與擔心起朱悅來,他雖然是個表裡不一的酒鬼,還是見過大場面的,尤其在契丹大軍面前,當著蕭太后與遼聖宗,雖然緊繃但還算鎮定,這點獨孤漠就覺得很不容易做到了。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