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真好

活著真好

在2020/1/1日第一次心博過速發作之前,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和心臟病有什麼關係,心血管疾病應該是老人、肥胖者、抽煙喝酒的問題不是嗎?(怎麼看TY的相關性應該都比我高才是…)。

檢查之後,醫生說我的問題是WPW,沃爾夫-巴金森-懷特氏症候群(Wolff-Parkinson-White syndrome)。心臟多出一條神經傳導路徑,會繞過房室結自成一條迴路(短路)。這條迴路不受房室節的調控,讓心臟產生快速而失控的心律不整。因為我本身血壓偏低,醫生不建議吃藥控制,主要根治方式就是心導管電燒。因為第一次發作而已,當然不想因此就進行電燒手術,查了網路資料(說過程不能麻醉,還會聞到電燒的燒焦味…有人還痛到大叫),想想還是跟這條神經和平共存好了,畢竟已經一起生活了這多年了….(分明就是怕痛…)

2021/3/9日第二次發作,又送急救,兩次進急診室的心跳都是230,症狀一樣是呼吸困難、胸悶。

從此之後,心臟彷彿認得了新條迴路,很喜歡走捷徑。尤其是五六月小孩開始居家上課之後,發作更頻繁,動不動就超速跳,幾乎兩三天就來一次,發作時的症狀更多,兩眼發黑、暈眩、胸悶、呼吸困難。

發作太頻繁實在不想再進急救室,在家一發作就盡量躺平,利用迷走神經刺激法,冰水沖、憋氣、按壓頸動脈…,讓突發亂跳的心臟安定下來。有一晚整整躺了五六個小時,不能動彈,因為一起身就狂跳….屢試不爽。

每次發作短則一兩分、長則三十分鐘,想想如果心臟這樣動不動就跳230,擔心長期下來會不會彈性疲乏、心臟無力??而且每次發作完胸口就會悶痛。

每次去醫院,醫生惜字如金,只會問我「你到底要不要燒??」

來回掙扎了幾次,七月初終於答應醫生:「好吧!燒。」

在疫情期間醫院手術少很多,住院者和陪病者都要先進行快篩和PCR。(第一次被捅鼻子,超不舒服的!!)

住院當天我才知道手導管電燒過程是睡著的(網路資料不可盡信~大家不用怕,手術過程完全不會痛、也不會聞到燒焦味)。睡著不同於麻醉,是打鎮靜劑,隨時叫得醒,我記得上手術台時,醫生說:「要打藥讓你睡了喔!」。我還問:「那如果我睡不著怎麼辦?」「就打藥打到你睡著…」聽完這句之後就不省人事。

醒過來,聽到醫生說:「燒好了,妳這根神經很會跳,可能你打個噴嚏就會跳…..」(突然覺得有點失落…..這麼有活力真好….可惜太活躍會破壞秩序,下場就是被剷除…..)

心導管電燒是從兩側大腿腹股溝打六個洞,五個靜脈、一個動脈,放導管進入心臟誘發不整脈,使用高頻電氣燒灼術治療。術後我有自費打動脈止血器,只需要躺床四小時不能動,否則要躺十二小時。(還好有打止血器,我躺四個小時不能動就快瘋了……)

手術完還是常出現心悸、快要發作,但又發作不起來的感覺。醫生說很多燒完的病人都會這樣說。這是身體記憶了發作的感覺,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忘掉,以往發作的越頻繁,遺忘的時間就需要越長。

但是,也有3%的機率不一定是身體記憶,而是真的會復發……希望我是那97%

這陣子以來很謝謝大家的關心與打氣,四個月動了兩次手術,一次在台大癌症醫學中心、一次在台大總院心血管中心。兩次住院病房周遭都是年紀很大、身患重症的病人,在這裡很貼近生命的終點,嗅得到死亡的氣息。自己年紀雖然不小,但與這些老人相比,真的還算年輕,兩隻也都還小,希望能好好保養自己的身體,要健康、夠強壯,足以照顧妳們長大,其實每次心臟亂跳安定下來之後,都會深深的感到還活著~真好。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