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格愛情神話心理學WE(16)伊索爾德-瑪雅:幻象之舞

榮格愛情神話心理學WE(16)伊索爾德-瑪雅:幻象之舞


榮格愛情神話心理學WE(16)伊索爾德-瑪雅:幻象之舞


16

伊索爾德-瑪雅:幻象之舞

浪漫之愛的真諦在於開創通往雙重啟示的道路:它帶領我們穿越西方思維的文字主義和物質主義,讓我們直接感受原型的生命,它開啟我們的視野,看清凡人愛情背後的意義,但是它最大的缺點在於,當浪漫愛情成為一種幻象的迴圈時,將會浪費掉我們的生命並扭曲我們的愛,而不是協助。

浪漫愛情的雙面刃,如果安置妥當將會為我們做出貢獻,反之將會毀滅我們,這也反映出阿尼瑪的雙面特性:祂可以是伊索爾德,這位內在世界的皇后,引領著我們進入到我們內在的最深處,或者,祂可以是瑪雅,幻象女神,祂的其中一項角色在於服侍生命,貢獻生命的意義,然而祂的另外一個面向卻是可怕的—祂撕碎了日常生活的結構,祂迷惑著我們遠離真實,並將我們對愛的意圖轉向永恆的幻象之舞,我們才剛從崔斯坦和伊索爾德身上看到阿尼瑪之舞,舞出的每個步伐都已為我們熟知。

是時候來了解榮格所談論到的伊索爾德的兩個面向:

從投射中抽離出來讓阿尼瑪顯露出她的原始模樣:一種原型意象,當放置到對的位置,就能夠為個體帶來正確的功用,阿尼瑪介於自我和世界之間,她扮演的角色猶如千變萬化的夏克緹(Shakti),編織著瑪雅的面紗,並跳起幻象之舞的存在,作為自我和潛意識之間的調節,阿尼瑪成了所有神性及半神性的象徵形象,從女神到處女,從聖杯傳遞者到聖人。(Jung, Psychology of the Transference, par. 504)

將自己置於自我(ego)和潛意識(unconscious)之間,將開啟靈魂通往上帝之門,她(阿尼瑪)讓我的靈性生活成為了可能,植入我和人們的人際關係裡,她使他們都變成了幻象,她啟動瑪雅的咒語。

在印度神話中,瑪雅是一名跳著幻象之舞的女神,編織著網狀面紗,懸掛在人類和現實之間,扭曲我們對真相的認知,在那裡普遍流傳著一句話,瑜伽術士的修煉在於“看穿瑪雅的面紗”。

隨著我們的神話故事來到尾聲,這層面紗滑入崔斯坦的雙眼,瑪雅女神對他施了魔法,此時,再也不是伊索爾德在驅動他,而是瑪雅,讓他陷入永恆的夢,他的雙腳從未踏足於地,他歎氣,他渴望,他狂喜與狂悲地在卡徠和康瓦爾之間游移,沒有任何事觸動他,也沒有任何事能夠引起他的興趣,除了他腦中伊索爾德的完美形象,她的倩影佔據他的腦海,然而,卻對他的生命再也沒有任何幫助:它無法創造出任何意義;他已在幻象中迷失,這讓他再也無法接觸到內在世界,同時也阻斷他和朋友、妻子、現實生活的外在連結,在他生命的尾端,他徘徊在瑪雅的夢境裡,所有其他的一切都已死,他對著只有他一人聽見的音樂瘋狂地跳舞,在一個沒有人看得見的國度裡。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